读书吧中文网 > 帝霸 > 第4748章藏星古圣

第4748章藏星古圣

        这个老人坐在星空神座之上,双目明灭,当他双目明灭之时,犹如是千万星辰崩碎,又瞬间诞生,似乎在他的双目之中,已经有千百万的星辰经历了无数的生死,一次又一次的轮回。

        那怕这个老人坐在星空神座之上,没有散发出任何气息,但是,当他的双目明灭之时,就好像是让人听到了轰鸣之声,这轰鸣之声乃是从遥远无比的星空之中传来,似乎,能听到一颗颗的星辰在崩碎坍塌,千百万的星辰在诞生,日月在沉浮,万物在交替。

        一切的声音,通他的明灭双目,便是可以让人倾听得到,这样的感觉,乃是玄之又玄,似乎让人觉得,他的一双眼睛之中,可以灭万物,可以生万界。

        这样的一个老人,在此时此刻,乃是坐星河而来,似乎,他就犹如是来自于异象一样,乘浪而来,乘浪而去,但是,这里的“浪”,那可不是江河湖海的浪,而是来自于星空深处的星河,一股股星河汇流,最终形成了汹涌无比,滔天灭世的星河巨浪。

        这样的一幕,实在是无比壮观,随着星河奔涌的时候,星空神座稳如山岳,不可撼动,而神座之中的老人,不需要任何动作,仅仅是需要一念罢了,他的星空神座便可以在滔天灭世的星河巨浪之中随之漂流。

        如此一個老人,乘星河巨浪而来,这样的一幕,······

        有话想对作者说?来起点读书评论区,作者大大等着你!

        这个老人坐在星空神座之上,双目明灭,当他双目明灭之时,犹如是千万星辰崩碎,又瞬间诞生,似乎在他的双目之中,已经有千百万的星辰经历了无数的生死,一次又一次的轮回。

        那怕这个老人坐在星空神座之上,没有散发出任何气息,但是,当他的双目明灭之时,就好像是让人听到了轰鸣之声,这轰鸣之声乃是从遥远无比的星空之中传来,似乎,能听到一颗颗的星辰在崩碎坍塌,千百万的星辰在诞生,日月在沉浮,万物在交替。

        一切的声音,通他的明灭双目,便是可以让人倾听得到,这样的感觉,乃是玄之又玄,似乎让人觉得,他的一双眼睛之中,可以灭万物,可以生万界。

        这样的一个老人,在此时此刻,乃是坐星河而来,似乎,他就犹如是来自于异象一样,乘浪而来,乘浪而去,但是,这里的“浪”,那可不是江河湖海的浪,而是来自于星空深处的星河,一股股星河汇流,最终形成了汹涌无比,滔天灭世的星河巨浪。

        这样的一幕,实在是无比壮观,随着星河奔涌的时候,星空神座稳如山岳,不可撼动,而神座之中的老人,不需要任何动作,仅仅是需要一念罢了,他的星空神座便可以在滔天灭世的星河巨浪之中随之漂流。

        如此一個老人,乘星河巨浪而来,这样的一幕,这个老人坐在星空神座之上,双目明灭,当他双目明灭之时,犹如是千万星辰崩碎,又瞬间诞生,似乎在他的双目之中,已经有千百万的星辰经历了无数的生死,一次又一次的轮回。

        那怕这个老人坐在星空神座之上,没有散发出任何气息,但是,当他的双目明灭之时,就好像是让人听到了轰鸣之声,这轰鸣之声乃是从遥远无比的星空之中传来,似乎,能听到一颗颗的星辰在崩碎坍塌,千百万的星辰在诞生,日月在沉浮,万物在交替。

        一切的声音,通他的明灭双目,便是可以让人倾听得到,这样的感觉,乃是玄之又玄,似乎让人觉得,他的一双眼睛之中,可以灭万物,可以生万界。

        这样的一个老人,在此时此刻,乃是坐星河而来,似乎,他就犹如是来自于异象一样,乘浪而来,乘浪而去,但是,这里的“浪”,那可不是江河湖海的浪,而是来自于星空深处的星河,一股股星河汇流,最终形成了汹涌无比,滔天灭世的星河巨浪。

        这样的一幕,实在是无比壮观,随着星河奔涌的时候,星空神座稳如山岳,不可撼动,而神座之中的老人,不需要任何动作,仅仅是需要一念罢了,他的星空神座便可以在滔天灭世的星河巨浪之中随之漂流。

        如此一個老人,乘星河巨浪而来,这样的一幕,这个老人坐在星空神座之上,双目明灭,当他双目明灭之时,犹如是千万星辰崩碎,又瞬间诞生,似乎在他的双目之中,已经有千百万的星辰经历了无数的生死,一次又一次的轮回。

        那怕这个老人坐在星空神座之上,没有散发出任何气息,但是,当他的双目明灭之时,就好像是让人听到了轰鸣之声,这轰鸣之声乃是从遥远无比的星空之中传来,似乎,能听到一颗颗的星辰在崩碎坍塌,千百万的星辰在诞生,日月在沉浮,万物在交替。

        一切的声音,通他的明灭双目,便是可以让人倾听得到,这样的感觉,乃是玄之又玄,似乎让人觉得,他的一双眼睛之中,可以灭万物,可以生万界。

        这样的一个老人,在此时此刻,乃是坐星河而来,似乎,他就犹如是来自于异象一样,乘浪而来,乘浪而去,但是,这里的“浪”,那可不是江河湖海的浪,而是来自于星空深处的星河,一股股星河汇流,最终形成了汹涌无比,滔天灭世的星河巨浪。

        这样的一幕,实在是无比壮观,随着星河奔涌的时候,星空神座稳如山岳,不可撼动,而神座之中的老人,不需要任何动作,仅仅是需要一念罢了,他的星空神座便可以在滔天灭世的星河巨浪之中随之漂流。

        如此一個老人,乘星河巨浪而来,这样的一幕,这个老人坐在星空神座之上,双目明灭,当他双目明灭之时,犹如是千万星辰崩碎,又瞬间诞生,似乎在他的双目之中,已经有千百万的星辰经历了无数的生死,一次又一次的轮回。

        那怕这个老人坐在星空神座之上,没有散发出任何气息,但是,当他的双目明灭之时,就好像是让人听到了轰鸣之声,这轰鸣之声乃是从遥远无比的星空之中传来,似乎,能听到一颗颗的星辰在崩碎坍塌,千百万的星辰在诞生,日月在沉浮,万物在交替。

        一切的声音,通他的明灭双目,便是可以让人倾听得到,这样的感觉,乃是玄之又玄,似乎让人觉得,他的一双眼睛之中,可以灭万物,可以生万界。

        这样的一个老人,在此时此刻,乃是坐星河而来,似乎,他就犹如是来自于异象一样,乘浪而来,乘浪而去,但是,这里的“浪”,那可不是江河湖海的浪,而是来自于星空深处的星河,一股股星河汇流,最终形成了汹涌无比,滔天灭世的星河巨浪。

        这样的一幕,实在是无比壮观,随着星河奔涌的时候,星空神座稳如山岳,不可撼动,而神座之中的老人,不需要任何动作,仅仅是需要一念罢了,他的星空神座便可以在滔天灭世的星河巨浪之中随之漂流。

        如此一個老人,乘星河巨浪而来,这样的一幕,这个老人坐在星空神座之上,双目明灭,当他双目明灭之时,犹如是千万星辰崩碎,又瞬间诞生,似乎在他的双目之中,已经有千百万的星辰经历了无数的生死,一次又一次的轮回。

        那怕这个老人坐在星空神座之上,没有散发出任何气息,但是,当他的双目明灭之时,就好像是让人听到了轰鸣之声,这轰鸣之声乃是从遥远无比的星空之中传来,似乎,能听到一颗颗的星辰在崩碎坍塌,千百万的星辰在诞生,日月在沉浮,万物在交替。

        一切的声音,通他的明灭双目,便是可以让人倾听得到,这样的感觉,乃是玄之又玄,似乎让人觉得,他的一双眼睛之中,可以灭万物,可以生万界。

        这样的一个老人,在此时此刻,乃是坐星河而来,似乎,他就犹如是来自于异象一样,乘浪而来,乘浪而去,但是,这里的“浪”,那可不是江河湖海的浪,而是来自于星空深处的星河,一股股星河汇流,最终形成了汹涌无比,滔天灭世的星河巨浪。

        这样的一幕,实在是无比壮观,随着星河奔涌的时候,星空神座稳如山岳,不可撼动,而神座之中的老人,不需要任何动作,仅仅是需要一念罢了,他的星空神座便可以在滔天灭世的星河巨浪之中随之漂流。

        如此一個老人,乘星河巨浪而来,这样的一幕,这个老人坐在星空神座之上,双目明灭,当他双目明灭之时,犹如是千万星辰崩碎,又瞬间诞生,似乎在他的双目之中,已经有千百万的星辰经历了无数的生死,一次又一次的轮回。

        那怕这个老人坐在星空神座之上,没有散发出任何气息,但是,当他的双目明灭之时,就好像是让人听到了轰鸣之声,这轰鸣之声乃是从遥远无比的星空之中传来,似乎,能听到一颗颗的星辰在崩碎坍塌,千百万的星辰在诞生,日月在沉浮,万物在交替。

        一切的声音,通他的明灭双目,便是可以让人倾听得到,这样的感觉,乃是玄之又玄,似乎让人觉得,他的一双眼睛之中,可以灭万物,可以生万界。

        这样的一个老人,在此时此刻,乃是坐星河而来,似乎,他就犹如是来自于异象一样,乘浪而来,乘浪而去,但是,这里的“浪”,那可不是江河湖海的浪,而是来自于星空深处的星河,一股股星河汇流,最终形成了汹涌无比,滔天灭世的星河巨浪。

        这样的一幕,实在是无比壮观,随着星河奔涌的时候,星空神座稳如山岳,不可撼动,而神座之中的老人,不需要任何动作,仅仅是需要一念罢了,他的星空神座便可以在滔天灭世的星河巨浪之中随之漂流。

        如此一個老人,乘星河巨浪而来,这样的一幕,这个老人坐在星空神座之上,双目明灭,当他双目明灭之时,犹如是千万星辰崩碎,又瞬间诞生,似乎在他的双目之中,已经有千百万的星辰经历了无数的生死,一次又一次的轮回。

        那怕这个老人坐在星空神座之上,没有散发出任何气息,但是,当他的双目明灭之时,就好像是让人听到了轰鸣之声,这轰鸣之声乃是从遥远无比的星空之中传来,似乎,能听到一颗颗的星辰在崩碎坍塌,千百万的星辰在诞生,日月在沉浮,万物在交替。

        一切的声音,通他的明灭双目,便是可以让人倾听得到,这样的感觉,乃是玄之又玄,似乎让人觉得,他的一双眼睛之中,可以灭万物,可以生万界。

        这样的一个老人,在此时此刻,乃是坐星河而来,似乎,他就犹如是来自于异象一样,乘浪而来,乘浪而去,但是,这里的“浪”,那可不是江河湖海的浪,而是来自于星空深处的星河,一股股星河汇流,最终形成了汹涌无比,滔天灭世的星河巨浪。

        这样的一幕,实在是无比壮观,随着星河奔涌的时候,星空神座稳如山岳,不可撼动,而神座之中的老人,不需要任何动作,仅仅是需要一念罢了,他的星空神座便可以在滔天灭世的星河巨浪之中随之漂流。

        如此一個老人,乘星河巨浪而来,这样的一幕,这个老人坐在星空神座之上,双目明灭,当他双目明灭之时,犹如是千万星辰崩碎,又瞬间诞生,似乎在他的双目之中,已经有千百万的星辰经历了无数的生死,一次又一次的轮回。

        那怕这个老人坐在星空神座之上,没有散发出任何气息,但是,当他的双目明灭之时,就好像是让人听到了轰鸣之声,这轰鸣之声乃是从遥远无比的星空之中传来,似乎,能听到一颗颗的星辰在崩碎坍塌,千百万的星辰在诞生,日月在沉浮,万物在交替。

        一切的声音,通他的明灭双目,便是可以让人倾听得到,这样的感觉,乃是玄之又玄,似乎让人觉得,他的一双眼睛之中,可以灭万物,可以生万界。

        这样的一个老人,在此时此刻,乃是坐星河而来,似乎,他就犹如是来自于异象一样,乘浪而来,乘浪而去,但是,这里的“浪”,那可不是江河湖海的浪,而是来自于星空深处的星河,一股股星河汇流,最终形成了汹涌无比,滔天灭世的星河巨浪。

        这样的一幕,实在是无比壮观,随着星河奔涌的时候,星空神座稳如山岳,不可撼动,而神座之中的老人,不需要任何动作,仅仅是需要一念罢了,他的星空神座便可以在滔天灭世的星河巨浪之中随之漂流。

        如此一個老人,乘星河巨浪而来,这样的一幕,

  https://www.dushu8.com/diba/113258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shu8.com。读书吧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