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吧中文网 > 灰塔的黎明 > 第八百零四章 妖精猎人

第八百零四章 妖精猎人

        能捕猎妖精的凡人,确实只此一个,持有妖精王的盾牌的凡人,也是如此。不如说,自两界相交,妖精和这个世界的生灵产生交集以来,妖精王的三样至宝就只有被施加在此界生物身上的情况,从来没有出现过被人类或精灵持有的先例。

        但现在,先例不仅活生生的站在他们眼前,而且严格来说,先例还不止一个,而是一个半。别忘了,阿塔手中的弗拉克拉格,其身上的第二段铭文所延伸出的剑名,正是妖精王的佩剑,击敌剑。三大至宝中的两样以戏剧化的形式,在这里相会。

        知晓了这一层关系,刚才将阿塔震开的那股莫名之力也就有了解释,妖精王的剑砍向妖精王的盾,是不会有结果的。

        就像寓言故事里最锋利的矛刺击最坚固的盾一样,锋利与坚固,本身就是相对概念,即便加上最,其性质仍是隐含了比较对象的,例如这座城里最锋利的矛,或这个国家中最坚固的盾。

        某种意义上来说,妖精王的剑盾也是类似的东西,它们具有的相对性质是妖精界最锋利的剑和妖精界最坚固的盾,又因为剑盾冠三者本为一位所有,因此更广义地说它们是一个整体。

        既然是一个整体,那比较概念就无法从中发挥作用,或者说,无法发挥决定性的作用。

        如果硬要在一个整体里推出一个好坏的话,就好像非要比较一个人的左手和右手哪个更好一样,但事实是,哪怕一个人的右手比左手灵活一百倍,他依然只有一个左手和一个右手,右手的优秀并不能让它代替左手的位置。

        再换句话说,就好像一个人的肺活量很大,呼吸系统很好,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从此以后就可以用肺来消化食物,哪怕他的肠胃再糟糕都不行。

        那么,当这种情况被人为的引导发生了会怎么样呢?妖精的历史上并非没有过这样的时期,王和配偶发生分歧,乃至引发了战争,双方以自己手中的剑和盾作为武器交战,其结果往往是悲剧的。

        在这些故事里,从来没有一次是剑盾中的某一边战胜另一边。现在看来,当它们碰撞时,恐怕就会发生刚才的情况。

        “你手里的剑,很奇怪。”名为唐恩的妖精猎手,用短剑指着弗拉克拉格,刚刚的接触并非只有阿塔受到了那股力量的影响。

        女剑士单手持剑,看向对方,“为什么不杀了他们?如果你真的经历了那些事的话,将那些妖精杀死才是你应该做的不是吗?”

        低沉的笑声,不带有任何欢乐的情绪,更像是某种条件反射下的举动,“杀死他们?那他们不是会在你们的世界里重生吗?有什么意义。”

        这话,说的让人感到费解,阿塔看向凯拉斯,后者还给了她一个肯定的眼神。是的,唐恩并不知道铁能彻底的杀死一个妖精,或者说,妖精们的谎言让他相信,即便用铁杀死妖精,他们依然会在妖精界复活。

        因此妖精猎手不再那么做,比起了当的死亡,他更希望让这些妖精品尝长久的痛苦。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误导还是有效的,至少现在那些妖精都还活着,甚至还有许多从法师们的试验场中逃了出去,如果唐恩以杀戮为目标的话,他们恐怕一个都活不了。

        “既然无法杀死,你把他们交给那些法师又有什么意义,你要去复仇的对象不应该是那些导致了你身上事情发生的妖精吗?”

        唐恩的脸藏在铠甲里,看不到表情,不过从沉默的时长来看,女剑士的话应该让他产生了某种情绪波动,

        “复仇?不,我办不到。妖精在这个世界无法杀死,而我是不可能去到那个世界的。那些掳走我的妖精,掳走其他人的妖精,他们都躲在那个世界里,像乌龟一样怯懦。不过没关系,他们不出来,还有的是妖精会来,他们不会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好的影响的,都是些该死的骗子。而且,你猜怎么着?这世上和我想的一样的人比比皆是,他们愿意为此花上大价钱来悬赏。”

        “你为了钱狩猎妖精?”阿塔感到有些意外,她本以为对方是个满心怒火的复仇者,但唐恩的话语说明仇恨已经在他身体里不那么鲜活。

        “为什么不呢?复仇是项漫长的活动,既然你们的魔法让我有了超出常人的寿命,我自然也要用非常的方式来让妖精感到后悔。为此,我需要钱。”

        “我听说狩猎妖精的价格在人类之中异常离奇。单个妖精的价值就能让一户人家吃喝无忧的度过一生,如果是小仙子这样被特殊需求的妖精,价格会更好。从你抓到的妖精数量来看,把他们中的五分之一卖给人类贵族,所得到的财富恐怕已经足够你买下一个小国,如果你将他们全部出售,换来的金币说不定连巨龙都能雇佣。我不明白,这样的你到底还需要钱做什么?或者说,这样的你还需要钱,到底想做什么。”

        “你不需要答案。这里是座富有的城市,他们所拥有的财富比任何王室还多,我相信法师们会愿意再多出两份钱把你们买下。”

        妖精猎人说话之间,他身上的铠甲开始冒出红色的纹路,那些甲片像是活着一样在其它甲片上挪移,如同某种拼图游戏。

        区别在于,这款游戏并没有固定的图案,它最终只会变成唐恩希望的样子。铠甲的变形发生的很快,那身极其保守的重铠慢慢变成轻型铠甲,但仍然全面的包裹着他的身体。

        铠甲占用的甲片减少,武器所能使用的原料就会增多,短剑变成了单手剑,另外一个胳膊上也多出了一面圆形的盾牌,这样的装备显然更适合格斗。

        “怎么办?”凯拉斯语气轻松的问道,听起来他并不是对眼下的局势没有决断,而是在征求阿塔的意见。

        “我们在这里击败他,然后以最快速度撤离。”女剑士沉声说道。

        这是比较现实的计划,眼下不击败唐恩,撤离就不会顺利,而击败唐恩之后,指望着法师们仍然不闻不问就显得天真。原本想要里应外合的打算注定无法实现,不过能将妖精猎手这个隐患找出来剔除,自是不枉此行。

        “您的意愿,我的女士。”

  https://www.dushu8.com/huitadeliming/99955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shu8.com。读书吧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