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吧中文网 > 三国幼麟传 > 第404章 街亭之战(上)

第404章 街亭之战(上)

        第404章  街亭之战(上)

        诸葛亮突然西出,连克陇西诸郡,一时间,救急的书文如雪花般飞入长安,关中震动,沸反盈天。

        巍峨的长安城头,  魏西军统帅,左将军张郃手扶城垛,望着即将陷入黑暗的陇山方向陷入沉思。

        他本应该跟随曹丕南下征吴,是尚书司马懿力陈厉害,这才被留下镇守关中,司马懿信中表达了对蜀国北侵的严重担忧,他心中对此事也多了防备。

        只是万万没想到,  皇帝陛下御驾亲征不过一月,  蜀汉的大军已经席卷陇西,  他们来得实在是太快了些。

        在他身后,雍州刺史张既,西军副统帅郭淮各怀心事,相顾无言,两人已就是否应当发兵救援陇西一事商讨了数个时辰。

        早在陇西救急文书传来之前,便已传出赵云兵出斜谷的消息,长安紧急派出孙礼赶赴位于斜谷北侧的箕谷布防,箕谷仅狭长,易守难攻,赵云不能突入关中,不想堵了这一头,诸葛亮却斜刺里攻入陇西。

        郭淮认为,此时不知汉军虚实,应当固守长安,等待洛阳来援;而张既则以为为人臣者,守土有责,尽快发兵解救陇西,  若再拖下去,  不仅陇西将不复为大魏所有,陇西一失,凉州亦如海外孤州,不得不归降于蜀。

        两人已经就是否发兵救援陇西,抑或固守关中一事商讨了数个时辰,直至日落西山,依旧没能讨论出一个章程来,只能注视统帅张郃,任他决断。

        其实张郃身为五子良将之一,精于兵事,他知张既、郭淮争论的焦点,在于蜀军主力究竟何在。

        “闻赵子龙匹夫之勇,无善战之名,诸葛村夫多在帷幕,不曾掌兵,此番为何只来了这两人?刘玄德何在?张翼德、马孟起诸将又何在?”

        怀揣着一肚子疑虑,张郃闭目沉思,良久,想起细作传来的消息,  益州南部叛乱,平南将军姜维被褫夺官职诸事,他脑中灵光乍现,终于想明白为什么蜀军来得这么快了。

        转过身,张郃对着郭淮、张既二人道:

        “以我之见,南中局势糜烂,刘玄德遣精兵猛将前往平乱,蜀中无大将矣。”

        郭淮不解其意,心道:“方才我等讨论是否救援陇西之事,将军为何突然说起刘备?”

        不由抱拳问道:“将军何意?”

        张郃眯眼道:“蜀中无人,故刘玄德遣诸葛村夫、赵子龙两个不善统兵之人侵犯我土,不过是想趁着皇帝陛下南征东吴之际占些地方而已,两位以为如何?”

        还不待郭淮回答,力主出兵的张既应和道:“不错,刘玄德以赵云为疑兵,试图吸引我等注意,其真正意图,乃是希望诸葛亮割据陇西,短我臂膀,故既以为,发兵救援乃刻不容缓之事。”

        张郃颔首道:“不错,倘若任由诸葛亮占了陇西,便是我等失职。”

        郭淮却忧心忡忡道:“倘若是敌调虎离山之计呢?如今汉中商旅断绝,我军难知益州虚实,只怕将军领兵西去,汉中趁势突入关中,剑指长安啊。”

        张既道:“西军去岁方才平定凉州胡乱,正是士气高涨之时,蜀军胆敢突入关中,只教他有来无回!”

        郭淮冷笑道:“你应知陛下伐吴,曹都督领了半数西军精锐随驾,余下西军纵然百战归来,也只有五万之数,张将军若要引兵西援,长安守军又能剩下多少?”

        张既毫不退让,挖苦道:“我已派人向洛阳求援,司马尚书得陛下重托镇守两京,莫非郭将军以为他会坐视不理,任由蜀军长驱直入,顿兵长安么?抑或在郭将军眼里,长安天下雄城,却难挡蜀军数日之围?”

        郭淮大怒道:“我何尝说过这话,是你强词夺理……”

        眼看两人再一次争吵起来,张郃摆手顿住,道:“不必再争,我意统领虎豹骑前往陇西援救。”

        郭淮还要再劝,张郃打断道:“伯济不必担心,虎豹骑野战无敌,却无益于守城。我领虎豹骑西去,若蜀军主力在西,虎豹骑一至,则危机立除;躺若敌主力在斜谷,我虎豹骑来去如风,谅那诸葛村夫也阻我不得,须臾之间便可回转……”

        说道这里,张郃对着两人抱拳道:“伯济、德容,两位都是知兵之人,待我西去,你二人须得和衷共济,固守长安,静候司马尚书援兵到来。”

        见主将主意已定,郭淮也不便再坚持,抱拳道:“如此,还请将军带上王双、戴陵两位随行护卫。”

        两人都是军中有数的将才,尤其王双,身长九尺,使六十斤大刀,骑千里征宛马,开两石铁胎弓,暗藏三个流星锤,百发百中,有万夫不当之勇。

        张郃知其好意,颔首应下。

        兵贵神速,翌日东方未明,长安章城门门洞大开,两万虎豹骑拱卫着名将张郃,迎着朔风强劲,沿渭河一路向西,至陈仓,折道向北,溯汧水直取街亭,那是关中平原取道陇西诸郡的必经之路。

        是夜,天尚未暗透时,一只白鸽凌空展翅,向西疾飞。

        ******

        街亭位于陈仓狭道之要冲,背靠南山,处于两水交汇处,易守难攻,占据街亭者,进可威胁关中平原,退可守护陇右山地。

        诸葛亮熟知地理,派高翔攻取广魏郡时顺道占了此处,此刻已经聚集大军于此,秣马厉兵,整备军械,静候关中来敌。

        这一日,飞鸽信至,带来敌情,诸葛亮擂鼓聚将,将诸部军略位置,一一布置妥当,诸将各领其职,抱拳退下,帐中只余姜维、马谡二人。

        马谡情知丞相有紧要任务吩咐,只拿一双殷切的眼睛注视。

        诸葛亮见他立功心切,取出一只锦囊,吩咐道:“幼常,确有一紧要之事要交托于你,今夜你趁着夜色领飞军至南山深处埋伏,三日后按我锦囊行事便可,保你大功一件!你只按锦囊行事即可,万不可轻启战端,切记,切记。”

        “遵命!”马谡躬身接过锦囊,郑重应下。

        诸葛亮颔首道:“还是以王平为副将,这便去吧。”

        及至马谡离帐,诸葛亮转向姜维,问道:“闻张郃领两万虎豹骑亲至,我军除却驻扎诸郡的各部,眼下只得一万两千人,伯约以为胜算如何?”

        姜维断然道:“丞相八阵之法精奇,近日又广做诸般杀器伏于阵中,若以阵地战论,当有胜无败。”

        “你呀,总是捡好听的说……”诸葛亮摇头道:“不错,诚如你所言,若以阵地战而言,吾自不惧张郃之辈,但他麾下皆是精锐铁骑,来去如风,若知无利可图,引兵遁去,我军步卒,亦难追蹑,如此将使陛下主力徒增困难,不得席卷关中,故而这虎豹骑,此番一定要除!”

        姜维当然知道剿灭曹魏在关中这支唯一之机动力量的重要性,但汉军多步卒,击败和击溃是两回事,虎豹骑一旦碰壁,若铁了心要走,只凭区区一万两千人步卒是无论如何都无法留下他们的,张郃位居五子良将之一,是身经百战的名将,深悉进退之道。

        但姜维更知道,诸葛亮深谋远虑,一定做了妥善安排,方才留了马谡秘密发令,便是一招暗棋,又留自己到最后,显然还有后手须由他去发动。

        念及于此,他抱拳道:“丞相成竹在胸,定已安排妥当,维洗耳恭听,任凭驱驰。”

        诸葛亮侧身低声道:“吾得消息,三将军已于日前抵达武都东狼谷,你熟知关陇地理,今日便要你辛苦跑上一趟,五日之内引三将军至汧水畔狭道埋伏,此乃张郃退回关中时的必经之路,若能一举捉得张郃,则我西路大军可毕全功矣。”

        姜维闻言,顿时恍然大悟。

        东狼谷为羌人聚居之地,昔日平羌之战,他曾破羌王越吉于此,此地遂为大汉所有,后羌人降服,告知此处有小路可通关中平原,遂被诸葛亮留意,今日终于派上用场。

        就在魏国猜测汉军主力在东或在西时,实则于东西两路之中的东狼谷中,暗藏有万人敌张飞,那是诸葛亮完善八阵图机动性不足的后手,以宿命论,更是张郃天生的克星。

        姜维深感责任之中,轰然起身,抱拳道:“维这便去也!”

        拜别诸葛亮,掀开帘帐,姜维深深吐了口气,望着满营兵将摩拳擦掌,奋力备战的景象,心中自然升起豪情万丈,只盼着施展拳脚,大干一场。

        只是激荡之余,隐约有一丝担忧,冉冉升起,萦绕不散。

        街亭,马谡——

        再以宿命论,前者似乎是后者的耻辱之地。

        “幼常经历南中之战后,见识、统兵皆有长进,但死生之战,万不可有一丝懈怠,丞相对他信赖至极,所托之事自然万分紧要,怕只怕他再一次自行其是,教丞相一片心血付之东流……”

        姜维没来由得打了个寒颤,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他有心防患于未然,足下生风,快步行至王平帐中,开门见山道:

        “子均务必知晓,丞相有锦囊授予幼常,若幼常按计行事,一切不提,若他自行其是,你如论如何都要劝阻于他,兹事体大,切记,切记!”

        王平重重点头,抱拳道:“遵……将军教诲。”

        时姜维虽然已是白身,但王平蒙其提拔,转战荆州,对其深感敬佩,依旧以将军称呼。

        姜维亦知王平为人沉稳,见状松了口气,又说了两句勉励的话,拱了拱手,正欲转身离去,忽有阵阵寒风灌入帐中,转身去看,原是马谡恰好掀帘进入。

        他正用手指轻擦被冻得通红鼻子,惊喜道:“咦,伯约怎在此处,可是在与老部下道别么……阿嚏……哎,这天真冷,可冷煞某了……”

        (本章完)

  https://www.dushu8.com/sanguoyoulinchuan/113220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shu8.com。读书吧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