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吧中文网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哄抬(哔——)价

第一百八十九章 哄抬(哔——)价

        【碧游】会所。

        这个地方对于大刘来说,并不陌生……甚至发生在他身上的许多事情,还是从【碧游宫】会所开始。

        而他今后,也将会与【碧游】会所有着更多的牵连。

        或者,会到死的那天为止。

        大多数做卧底的,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这次他直接见到了赵无眠,就在书房里面——此时的赵无眠正在自己给自己下着围棋,说是因为最后的对手其实是自己。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围棋下成五子棋的模样……是欺负自己棋力不够吗?

        “你见过王天君了吧。”赵无眠拿着一颗白子久久不下,深思熟虑的模样。

        “原来他的名字叫王天君。”大刘点点头,旋即想了想道:“你是故意告诉他来找我的?”

        赵无眠道:“我不会完全阻止你们这些【禁具】宿主之间的天命。但只要你一直很重要的话,王天君不敢动手。”

        大刘淡然道:“你要我做什么。”

        赵无眠道:“你很契合【禁具】,但自身的修为是硬伤。这次火云开启一处遗迹,我打算带你进去……在里面,能得到多少东西,就看你自己的造化。”

        “什么时候?”

        “明天。”

        大刘沉默半响,“两周的时间还没有到。”

        “不差这么几天时间。”赵无眠随意道:“等会玉楼会给你拿几颗延寿的金丹,我既然多占用了你几天的时间,那就陪你三颗金丹,你只赚不赔。过段时间,你表现好的话,可以将你的未婚妻也接入【昆仑】,她能接受更好的治疗。你是聪明人,知道怎么取舍。”

        大刘沉吟半响,才皱着眉头道:“探索遗迹这种珍贵的机会,你真的打算用在我身上?”

        赵无眠此时落下了白子,轻笑了声道:“我会投资每一个愿意帮我做事情的人,但并不是无限度的投资……这次的遗迹之行,就是对你前期的最后一次投资了。再来,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好,明日我会准时出现。”

        赵无眠再没有说话,只是挥了挥手,示意大刘可以离开了。

        裴玉楼接下来拿了些金丹给了大刘,并且将他送走之后,便又回到了书房之中,刚好看见赵无眠这会儿拿着一本棋谱在摆着黑子。

        见裴玉楼进来,赵大小姐才不慌不忙地将棋盘给塞到了坐垫之下。

        裴玉楼只当什么也没看见似的,“小姐,稷下学宫那几个有名额的人已经抵达,并且已经与第二小五成功接触……”

        “本来都是稷下学宫的人,凑一起不足为怪。”赵小姐淡然道:“这次牛大广拿出来拍卖的名额,基本上都被四大学府给瓜分完毕……正好四大学府的那群少年帝都在进行无敌之路的试练,这么好的机会自然不会放过,看来会有一场龙争虎斗了。”

        裴玉楼却脸带一丝凝重之色道:“小姐,我听说这次姬家的那位好像也来了。”

        赵无眠忽然停下了手来,诧异道:“他怎么也会对一个地方的以及感兴趣?姬家的【应龙】遗迹,就够他们自己玩了吧?”

        裴玉楼道:“听说是因为第二小五的无敌之路被打断,他们这一届的人不少都有兴趣想要来火云探个究竟。只不过不久之前,火云有人族圣皇诞生,虽未曾将火云当作是道场,不过【昆仑】那边也开始约束世家的子弟,尤其是外在游历的,尽可能不要与火云有过多的接触,因此才打消了不少人的打算。不过以姬家那位的性子,估计就算有家里的禁令,也阻碍不了他的步伐。”

        “嗯……”赵无眠沉吟了会,才轻笑了声道:“如果姬小子要来,这次以及探索,应该会有趣许多。”

        裴玉楼想了想道:“除了刘建明之外,不知道小姐,这次还打算派谁进入遗迹?”

        “派我自己进去如何?”赵无眠忽然笑道。

        裴玉楼微微一惊,“小姐不可!你千金之躯,不可冒险……道韵对你来说可有可无,犯不着与那些野蛮的家伙争夺。”

        赵无眠摇摇头道:“老师说我计算太多,少有真正的磨砺,不妨借这一次的遗迹之行,打磨一下自己好了。”

        裴玉楼道:“我马上调来两名超阶的巅峰护卫过来。”

        赵无眠道:“你觉得自己手下那些所谓的超阶巅峰,是学宫那群家伙的对手吗。”

        裴玉楼沉默不语。

        赵无眠轻摆手,“我进去又不抢东西,只是随便看看,谁来为难我?行了,你不必过多的担忧,我已经找好了陪我进去的人了。”

        “是谁?”

        “小飞啊!”赵无眠笑呵呵地道。

        裴玉楼不禁瞪大了眼睛,又被惊到的模样!

        小飞……小飞天生重瞳,而且还是天生的空间神通者,未来潜力之大无法猜测——但小飞才觉醒了多久?才开始修炼多久?

        这会儿的小飞别说保护人了,只要自己不需要保护就已经很不错……也不知道自家小姐到底葫芦里面卖什么药。

        此时裴玉楼心中,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总感觉,小姐在遗迹里面又会翻车的节奏——或许小姐还另有安排吧。

        毕竟这次拍会来的名额有四个,除去小姐自己,大刘,还有小飞之外……还有一个名额!

        只是小姐此时不说,显然是打算用作后手——说白了,是打算用来好好地装一波。

        “明天探索遗迹,今天就让小飞休息一日,不用操练了。”赵小姐随意一笑道:“我可是个好主子。”

        ……

        ……

        积雷山,山上神社。

        胖道士太乙正在打呼噜睡觉,而庭院长廊处,广成子则是正在于玉鸣一老头下着象棋,不过俩的棋品都不怎么好,这一盘棋已经杀了大半天,都还没有杀完——单单只是重来就已经有十三次。

        “我说啊成,你还下不下的?不下我去拉屎了!”

        “你有什么资格喊我这个名字?”广成子瞬间大怒,大帝不可辱!

        “救命啊!来人啊!大帝打人啦!大帝以大欺小啦!大帝欺负老人家啦!”玉鸣一鬼叫连连,一身碰瓷功力震古烁今!

        堂里的胖道士太乙顿时翻了个身子,扰了扰屁股之后,呼噜声继续走起。

        “再来!刚刚的不算!”广成子一挥衣袖,扫乱了棋盘,“刚才你也说不算!正好我七次你七次,打平!”

        玉鸣一撇了撇嘴巴,直接将棋盘踢翻,“劳资拉屎去,不陪你了,爱咋咋地!”

        “玉老头儿,休想跑!”

        忽然一道人影落在了庭院之中,往前深深一拜道:“徒儿见过师尊。”

        正要拔剑杀人的广成大帝瞬间正襟危坐,道貌庄严,微微颔首道:“听闻你这次要来,为师估算时间,也差不多了。”

        只见那人影缓步走近,却是一名剑眉星目的青年男子,“书院还有几名同学也会过来,我正好在附近,所有先到一步。”

        广成子沉吟道:“本来【昆仑】已经有了决意,禁止各大世家踏入。不过借用这次探索遗迹的理由,【圣堂】到不能说些什么。只不过也不知道哪个混蛋透出的风声,居然说这次的遗迹出土,兴许与人族新圣皇的诞生有关,这下好了,大家都坐不住了。你可知道,四大学府都来了些什么人?”

        “稷下学宫那边,听说澹台来了。”青年想了想道:“至于【斜月山】目前还没有听说。不过斜月山有三个名额。至于【杏坛】,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位【小圣人】应该会出现。”

        广成子沉吟不语,好一会儿才道:“此番遗迹之行,略显异象……如今更是演变成为了你等少年帝的争夺之地。为师这两日心血来潮,为你占了一挂……”

        忽然,一道破嗓子声音响了起来,“啊成!你tm的要脸不要!明明是你哭着求我帮你的徒弟占的卦,你好意思?!”

        大帝不可辱!大帝不可辱!

        “看来,今日这积雷山,合该要平了。”

        广成子缓缓地抽出了自己那黑白色的雌雄双剑来,往神社里面的厕所砍了过去。

        庭院里,剑眉星目的青年见怪不怪似的,轻轻地吁了口气之后,便登入了堂内,向着那天塌下来也阻止不了打呼噜的胖道士躬身一礼。

        “见过太乙师叔。”

        却见胖道士一动不动,似未听见似的,只是这青年耐性却是极好,维持着作揖状一动不动。

        直到神社里面狠狠地震动了几下,抖落了一些房梁上的灰,打落在了胖道士的脸上时候,他才揉了揉眼睛,爬了起来。

        见有人在身前作揖,胖道士便爬了过来,往上抬头看去,等看清楚了来人模样之后,才笑眯眯地道:“哦,原来是殷郊啊……这么好来金光洞看我,有心啦!”

        “……师叔,这里应该是积雷山。”

        胖道士怔了怔,眨了眨眼睛,旋即拍了拍脑袋道:“哎呀你看我,年纪越大记性就越不好了,我都忘了这茬……所以,你来干嘛?”

        青年……殷郊便将来意说了一遍。

        “探索遗迹?遗迹好啊!”太乙道士煞有介事地点点头,“那你要加油啊!”

        “我会的。”殷郊点了点头。

        却见胖道士此时取出一大葫芦来,拔开就喝,里面的自然是寻常难见的灵酒……然后这胖道士很很快醉醺醺地又倒了下去。

        此时,只见啊成……广成大帝一脸哼哼地走了回来,还不见了一只鞋子。

        殷郊连忙眼观鼻,鼻观心。

        广成子此时一挥手,那黑白双色的雌雄剑瞬间射向了殷郊,“雌雄剑暂时给你,遗迹之行的卦象变数众多,你自行小心。”

        殷郊不禁脸色凝重了些。

        广成子赐下他自己的雌雄剑给自己……看来,这次的遗迹之行,凶险颇多?

        “师尊,您可曾探过这遗迹?”殷郊沉吟半响。

        广成子也沉默半响,随后才缓缓说道:“我用神念扫过,但却无法探入,毕竟是上个时代的遗迹,许多诡异之处就连我也无法洞悉……只可惜遗迹有所限制,否则我应该也会进去一探究竟。”

        “这限制竟连师尊您也……”殷郊微微一惊。

        广成子摇摇头道:“限制挡不住我,只不过暴力破解唯恐会导致里面的遗迹崩坍……这小水管一样的路,我就不去挤了,再怎么说,以后也是你们年青一代的时代。我做你师父,也护不了你一辈子……你去吧。”

        殷郊郑重地点点头。

        当他离开积雷山神社的时候,只是隐约听见里面传来了巫女的惊叫声。

        “不好啦!老祖被埋在厕所里面啦!快来人啊!不好啦——!”

        ……

        ……

        ……

        ……

        这几天,南小姐one被包养得很好,甚至感觉完全可以这样一直下去。

        只可惜【红孩】是一个对修炼十分上心的美少女,不管怎么被撩,每天都会抽出时间来进行修炼,自律得可怕。

        每当【红孩】修炼的时候,南小姐one就只能无所事事地在【空中楼阁】之中闲逛——没错,牛大广的豪宅,全火云最豪横的宅子,就叫做【空中楼阁】。

        为什么她会在这里?

        开什么玩笑,都被包养了,不住在这里住在哪里?

        至于上班……上班是不可能上班的,域外战场又不开,火云高高年级的学生压根不来,学校空置率高得出奇,完全沦为了低年级的天下。

        这两天,对于南小姐one来说,【空中楼阁】就像是一个不设防的花园一样——这豪宅里面,就没有什么地是她没有逛过的。

        “不能啊,这牛大广居然在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放?”

        逛是逛了一圈了,但南小姐one却没有任何有用的发现……最起码,是一些看起来比较有用的东西,都不曾发现。

        整个豪宅,就仿佛只是住人的豪宅。

        顺带一提,这两天南小姐one也没有见到牛大广……【红孩】对此似乎见怪不怪。

        听闻牛大广平日最喜欢躲在【平天】大楼的第九十九层,直接将防御拉满……但是打听得知,这两日牛大广也不在【平天】大楼。

        就在此时,一架运输机忽然在【空中楼阁】的上空出现,随后缓缓降落——正在庭院中闲逛的南小姐one不禁眨了眨眼睛——看那夸张的装甲,这似乎是牛大广的专用座驾?

        牛大广回来了?

        忽然,一道身影从那运输机之中飞出……随后缓缓地降落在了南小姐one的面前。

        一名鹰钩鼻的青年——但青年的背后却有着一双灰色的双翼。

        这有点像是枭族人的双翼——但显然并非枭族人士。

        “哈哈!你一定就是红孩妹妹了!”那青年徐徐降落,彬彬有礼地在南小姐one的面前微微一笑:“听牛叔叔说,红孩妹妹闭月羞花,今日一见,果然不假。红孩妹妹,我这里有一双东海的千年明珠,小小的见面礼,请笑纳。你去准备一下,今晚就与我双修!”

        这…这么直接的嘛?

        南小姐one顿时瞪大了眼睛,有话要说,却见运输机里,一道巨大身影迅速走来——【黑星】,牛大广的专用坐骑之一!

        果不其然,南小姐one很快便发现了趴在【黑星】背上的老牛。

        只见老牛此时小心翼翼地探出头来,看着那青年道:“贤侄,你误会了!她可不是小女红孩,她是小女的老师,小楠老师。”

        “老师?”那青年怔了怔,旋即微微一笑,大方道:“牛叔果然会玩,女儿的家庭教师么?这么美丽动人的女老师也是少见……既然是一个美丽的误会,那就错有错着吧。牛叔,今晚可否让此女陪我?”

        南小姐one不禁张了张口。

        牛大广此时也不禁张了张口。

        青年道:“牛叔叔,可是有为难的地方?莫非这位女老师已经是你的禁脔?”

        “这倒不是。”牛大广此时颇为为难地道:“其实我也想过,只不过这位小楠老师有些贵,没一两千亿颗仙灵石怕是搞不来一发……”

        南小姐one差点儿就要骂人了!

        但回头一想。

        这价貌似还是她自己之前给报的。

        那没事了。

  https://www.dushu8.com/telafumaijiajulebu/100004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shu8.com。读书吧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