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吧中文网 > 天唐锦绣 > 第两千四十章 按部就班

第两千四十章 按部就班

        然而最终,太子却稳坐如山,致使李二陛下种种谋划未竟全功。

        此等情形之下,皇帝与太子焉能和平共处?所以李二陛下易储之心不会变,甚至为此不择手段。

        但太子历经关陇叛乱,宛如浴火重生,其优异之表现不仅得到朝野上下一片赞誉,获得前所未有之支持,更为重要是自战火之中锤炼出一支战力强悍的东宫六率,再加上横行无敌的右屯卫,东宫军队强悍忠诚,太子稳如泰山。

        如此,即便以李二陛下之威望,意欲强行易储已不可行,否则必将遭受抵制,只能另谋蹊径。

        什么蹊径?

        自然是栽赃嫁祸,败坏太子名誉,使其尽失人心。

        还有什么比“因稳固储位而残杀手足”这样的罪名更完美呢?

        之前,李二陛下一再想要易储的目的,是觉得太子当不好大唐帝国的皇帝,更比不过两个兄弟;现在,李二陛下易储之目的则已经变成无法与太子共存,毕竟那么多冷酷的谋划之后,太子岂能不心生怨愤?

        加之东宫军力众多、战力强悍,又得到山东、江南两地门阀支持,鬼知道太子会否在那些人怂恿之下效仿当年再来一次“玄武门之变”……

        用他两兄弟的性命彻底将太子拉下储位,完全合情合理。

        至于将来的储君未必一定是嫡子,哪一个还不是李二陛下的儿子?

        更何况,如今还有一位远赴辽东担任“新罗王”的李恪,单论才能、威望,完全不在他们兄弟之下,若继位为君,定能将大唐盛世长久延续,甚至更上一层楼……

        所以,两兄弟岂能不感到心中发寒、两股战战?

        ……

        房俊回到中军帐,程务挺、王方翼、岑长倩、欧阳通等人皆以匆匆抵达,不过几人坐在下首面容呆滞,半晌无言,显然尚未从李二陛下“死而复生”以及这件事背后所表露出来的意义所带来的震撼当中摆脱出来。

        毕竟谁能想到当东宫上下浴血奋战、逆转取胜之后,才发觉这一切都有可能是李二陛下的阴谋?

        这对于东宫上下士气打击是致命的。

        房俊环视一周,将诸人神色收入眼底,沉声道:“陛下回京之事想必各位已经听说,汝等皆乃军人,只需履行自身职责即可,毋须理会朝堂上的争斗。”

        几人稍微顿了一下,齐声道:“喏!”

        房俊颔首,续道:“马上集结全军,给高侃传令让其撤回来,各部做好战斗准备,斥候严密监视长安周边动向,不可有半分疏忽懈怠,一旦局势有变,无论本帅是否身在军中,要做到一个时辰之内攻占玄武门,不计代价!”

        诸人浑身一震,齐齐站起,大声道:“喏!”

        心中皆知如果李勣一路上所为都是奉命而行,那么陛下易储之心早已坚如铁石、不可动摇。如今回京,依旧会推动易储之事,而右屯卫作为东宫最为坚固的班底,势必与皇帝有所冲突。

        一旦陛下以强硬手段软禁太子疑惑干脆欲直接废黜太子,右屯卫说不得就得效仿陛下当年,重演一回“玄武门之变”,只不过当年陛下由此入宫逆而篡取,如今却是攻守易位。

        简直就是天道轮回……

        岑长倩担忧问道:“大帅稍后可要入宫?”

        右屯卫乃是东宫班底,房俊更是右屯卫的灵魂,若李二陛下欲执著于废黜储君,必先剪除东宫羽翼,欲先剪除东宫羽翼,必先拿下房俊……所以房俊入宫,凶多吉少。

        房俊叹气道:“陛下回京,吾等臣子岂能不入宫觐见?不过汝等不必担忧本帅安危,有你们镇守玄武门外,便是本帅的护身符,即便是陛下也不敢轻举妄动。稍后本帅入宫,在本帅返回之前,无论何人以何等理由前来令右屯卫换防至别处,都毋须理会,咱们必须死死的扎根在这玄武门!”

        “喏!”

        谷  众人再次应诺。

        玄武门乃太极宫门户,无论是占据此地接应太子,亦或是给于太极宫压力,绝对不容有失。

        房俊又道:“待会儿本帅赶赴春明门,途中会告知赞婆,命其称病留在军中,替咱们死守中渭桥,绝不可轻易入宫。”

        中渭桥意味着最后的退路,而吐蕃胡骑毕竟是外邦军队,大可不必听从李二陛下调遣,眼下关中局势复杂,即便李二陛下再是恼怒,也不敢同这支胡骑开战。

        程务挺蹙眉道:“赞婆会否被陛下拉拢过去?”

        说到底,吐蕃胡骑之所以千里万里赶赴长安助阵东宫,是为了噶尔家族的利益,一旦赞婆意识到太子储位不稳,甚至有可能被李二陛下废黜,未必不会转投李二陛下阵营,出卖东宫。

        房俊摇头,笃定道:“不会!陛下当初愿意与吐蕃联姻,可见心中对于吐蕃之忌惮,原本陛下计划东征之时安抚住吐蕃,待到东征之后再权力攻略吐蕃,如今东征一战虎头蛇尾,更是耗尽国力,根本无法支撑另一场大战。此等情形之下,只能继续与吐蕃苟合,噶尔家族欲在青海湖畔自立,陛下岂肯冒着得罪吐蕃的风险予以支持?赞婆明白这个道理,必会坚定的站在东宫这边,东宫才是噶尔家族的希望所在。”

        ……

        面对此等局面如何应对,房俊早有腹稿,各项动作按部就班。

        仔仔细细交待一番,想着回去住处沐浴更衣然后再入宫觐见,但想到女眷们此刻大抵也听闻了陛下“死而复生”的消息,见到自己必然问东问西,更是有人欢喜有人发愁,麻烦得紧,干脆随意洗了把脸,出门带上自己的亲兵已经一千精骑出营而去。

        自右屯卫出门,向西绕着大明宫的外墙一路疾驰,至太极门之外,便见到整装待发、士气鼎盛的吐蕃胡骑。

        与赞婆并骑立在太极门外,向南远眺着春明门方向,房俊将自己的命令说了,赞婆当即答允下来,并且表白心迹:“吾知道长安之局势错综复杂,利益纠葛盘根错节,甚至谁也不知将来的局势到底会怎样,但请越国公你转告太子殿下,噶尔家族非是朝秦暮楚之辈,既然答允协助东宫保住储君之位,那么无论敌人是关陇叛军还是别人,都会将承诺进行到底,至死不渝。”

        房俊吃了一惊,赞叹道:“居然还会用‘朝秦暮楚’这个成语?嗯,很是应景。”

        赞婆哈哈大笑,挥舞了一下胳膊,皮子坎肩下大抵到了长安便未曾洗澡的体味难抑遮掩的散发出来,脸上神情甚是得意:“家父学究天人,尤其对于华夏典籍尤其痴迷,咱家书房里到处都是那些个经史子集,再用一句成语形容一下,咱也算是家学渊源,哈!”

        房俊莞尔一笑,马鞭轻轻敲着靴子,极目阴雨之下远处的春明门方向,轻声道:“陛下安然无恙回京的消息,想必将军已经知晓吧?”

        赞婆敛去笑容,重重颔首,却没有说话。

        房俊收回目光,看着赞婆,问道:“若本帅将后背交出,不知是否可以继续信任将军?”

        赞婆愣了一下,略一沉吟,慨然道:“越国公是大唐少有的聪明人,在下也不是傻子,于公于私,噶尔家族都必须与越国公、与太子殿下同一阵线,否则一旦大唐皇帝与吐蕃联姻,噶尔家族将会腹背受敌,哪里还有活路?在下出兵之时,家父便曾叮嘱,在下以及麾下这万余精骑,乃是噶尔家族为数不多的精锐,无论胜败,就让吾等以热血残躯换取越国公及太子殿下的友谊,除此之外,生死有命!”

        “好!”

        房俊大赞一声,满脸通红,抽出腰刀指天立誓:“既然如此,便恳请将军死守中渭桥,只要将军不负太子,则东宫上下铭记此恩,他日定竭尽全力助将军父子立国,若违此誓,人神共弃!”

        赞婆亦是豪情迸发,将胸脯拍得砰砰响:“在下以人头担保,就算是死,也要以尸体搭建浮桥,以供太子殿下过河!”

        他自然是不傻的,明白中渭桥应该算是东宫最后的退路,一旦太子由此渡过渭河,只能是兵败逃亡,自此一路向西,进而割据河西诸郡。但是太子割据河西诸郡对噶尔家族来说也算是一件好事,可以彻底挡住来自于大唐的兵锋攻势,使得噶尔家族能够腾出手来全力抵御逻些城的攻击。

        噶尔家族与东宫太子相互依存、彼此协助,占据祁连山南北,双方皆进可攻、退可守,拥有充足的战略纵深,形势纵然比不上太子顺利登基之后倾举国之力扶持噶尔家族立国,也差不了太多。

        当即,赞婆率领麾下胡骑自太极宫从侧的禁苑向北撤离,至渭水之后沿着河岸一路向东,返回中渭桥附近驻扎。

        房俊则率领麾下亲兵、精骑驶出禁苑,沿着城墙一路向南,抵达春明门外。

        此时的春明门外已经人潮熙攘、摩肩擦踵,无数达官显贵、皇亲名流得知陛下回京的消息,冲破京兆府的阻拦,赶赴春明门外恭迎圣驾。

  https://www.dushu8.com/tiantangjinxiu/99957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shu8.com。读书吧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