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吧中文网 > 养狐为妻 > 【220】前任局长!

【220】前任局长!

        “卧槽?”

        我倒是忍住了,可惜胖子却没忍住!

        我甚至想拦都没拦住,便见胖子一个箭步径直奔走向前,一脸的忿然骂道:“我怎么就这么不爱听你讲话呢?”

        “你知道他为了能让渝城宗教局顺利重组,到底付出了多少吗?就敢把他贬的如此一无是处?”

        “是!”

        “不可否认,我们的实力确实还很低微,甚至在你的眼里,我们可能连入门都还不算!”

        说到这里,胖子整个人都不由有些激动了起来,随即话锋一转,一脸的愤愤不平道:“可是那又如何?至少我们已经努力过了,可你呢?”

        胖子一脸的讥讽冷笑道:“你倒是很牛逼啊,实力又这么高,不也没见你出来帮衬我们渝城宗教局一把吗?你个懦夫!”

        “你!”

        此言一出,对面的邋遢老者无疑气得够呛,一张老脸瞬间羞臊的一片通红!几乎下意识便抬起了自己的右手,一副简直恨不得把胖子直接拍死的样子!

        “胖子!”

        见此一幕,我的一颗心顿时便提到了嗓子眼儿,急忙上前拉住了胖子:“你少说两句!”

        我是真没想到,胖子居然如此胆大包天,当着一名疑似“炼神化虚”境高手的面,他竟敢直接骂人是“懦夫”?这TM不是找死吗?

        脸色剧变的同时,我不由赶紧对着老者拱了拱手,一脸的歉意道:“前辈息怒!海涛他只是有口无心,还请前辈千万不要见怪!”

        “是啊!”

        同一时间,宫长老也不由赶紧走了过来,同样一脸的苦口婆心劝道:“聂老头,你又何必跟一个晚辈生这么大的气呢?”

        说着,他还不由狠狠的瞪了胖子一眼,怒道:“还不赶紧给聂老赔礼道歉?”

        “胖子!”

        眼看着胖子无动于衷,我不由赶紧踹了他一脚:“磨蹭什么呢?想死啊?”

        而让我颇感无奈的却是,胖子的倔脾气此时竟也一下子上来了,向来“能屈能伸”的他,这会儿竟是死活都不肯向对方低头道歉!

        脖子一犟,他倒反而一脸的理直气壮道:“我又没有说错!凭什么要让我给他赔礼道歉?”

        此事一出,我顿时便又吓了一跳,忍不住便又小心翼翼的看了对面的老头一眼!

        “不用了!”

        奇怪的却是,听完胖子这一番理直气壮的话后,对面的老者竟似乎反而没那么生气了!

        径直冲着我们摆了摆手,随即一脸自嘲笑道:“他说的没错!我就是一个懦夫,这么多年,我一直躲在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眼睁睁看着渝城宗教局一天不如一天,而我却什么也做不了!”

        “我根本不是在生他的气,而是在生我自己的气,我有什么资格来质疑这些正在努力的后辈们?”

        说到这里时,对面的邋遢老者似乎感到非常的气馁,紧接着一脸的失魂落魄道:“行了!接完人之后,你们就赶紧走吧,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

        话音刚落,老者这便又步履蹒跚的向着铁门缓缓走了过去。

        那身影非常的佝偻,给人一种无比的萧索之感,不知何故,我的脑海中几乎一下子便想到了“英雄迟暮”这个成语!情不自禁便冲他喊了一声:“前辈!”

        “聂老头!”

        不光是我,便连宫长老似乎也对此极为动容,忍不住便同样冲着他的背影径直喊了一声。

        可惜他却根本不曾理会我们,很快便又消失在了我们的视野范围。

        “呃——”

        见此一幕,胖子则不由心虚的看了我一眼,一脸的讪讪道:“那啥,我是不是又犯错了?”

        “唉——”

        叹息的摇了摇头,我才刚要开口,离此不远处,刚才的那几名狱警也不由带着葛平章径直回到了这里!而几乎就在我们第一眼见到葛平章时,所有人都不由当场火冒三丈!

        此时的葛平章简直虚弱到了极点,浑身上下几乎都是累累伤痕,若不是被几名狱警搀扶着,他恐怕早就已经摔倒在了地上。

        “副局长!”

        “葛师兄!”

        没有丝毫的迟疑,我们赶忙第一时间迎了上来,紧接着一脸勃然大怒的对着几名狱警吼道:“混蛋!谁干的?”

        傻子都能看得出来,葛平章肯定是被用过私刑了!

        真炁被封的他,就算是面对普通刑具那也是吃不消的,更别说是“黑水监狱”中还有大量专门针对修行者的残酷刑具!

        “不关我们的事情!”

        眼看着我们怒不可遏,浑身都散发着一股想要杀人的恐怖气机,几名狱警显然也吓得不轻!急忙解释说道:“这都是总局下达的命令,我们也没办法呀!”

        “王八蛋!”

        此言一出,我不由就更生气了,怒吼了一声,差点儿就要当场动手!

        “咳咳——”

        然而就在这时,葛平章却不由突然剧烈的咳嗽了两声,紧接着叫住我道:“小师叔,我没事儿,不关他们的事情!”

        “你怎么样了?”

        眼看着葛平章突然醒来,我也懒得再跟几名狱警计较什么,掏出之前宫长老送给我的“培元丹”,这便赶紧塞进了葛平章的嘴里!

        容他缓了口气,这才问道:“还撑得住吗?”

        “放心!”

        葛平章微微咧了咧嘴,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道:“我没事儿,都是些皮外伤而已!”

        而哪怕他都已经伤成这样了,脑子里的装的居然还都是渝城宗教局的事情,紧接着急忙问道:“宗教局怎么样了?事情都解决了吗?”

        “别担心!”

        我的鼻子突然有些发酸,肯定的点了点头,这才赶紧说道:“全都已经解决了!你的释放命令,也都是总局亲自下达的!”

        “那就好!”

        一听事情总算已经彻底解决,葛平章这才不由长松了口气,刚要开口,突然间,他的目光似乎这才注意到了我身后的宫长老!

        “师……师父?”

        葛平章似乎有些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唯恐是自己出现了幻觉一般,强忍着身上的剧痛,他赶紧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终于确定眼前的这一切并不是幻觉之后,他这才一脸的又惊又喜,同时又难以置信道:“您……您怎么来了?我……”

        说着,他便赶紧挣脱了我,准备上前给宫长老的行礼。

        可惜他现在实在是太虚弱了,刚一挪脚,他便不由当场一个踉跄,若不是被我和江离赶紧扶住,他恐怕早就一头径直栽倒在了地上。

        “傻小子!”

        与此同时,宫长老也不由径直走上前来了,疼爱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苦了你了孩子!以后记住了,有什么事情,一定要找我!就算你不再是茅山弟子,你也是我宫成礼的弟子,我最得意的弟子!”

        “师父!”

        听完宫长老这一席话,葛平章的眼眶顿时就红了,眼神中一时间充满感动。而除了感动,我似乎还在他的眼神里捕捉到了一丝丝别的情绪,那是委屈!

        事实上,葛平章这些年确实过的挺委屈的!

        别看他都已经是快三十岁的人了,人前也始终保持着一种乐观坚强的形象,但我知道,他这些年来确实过的很不容易!

        简单来说,他的经历其实和舟哥非常的相似!

        身为茅山宗传功长老的弟子,曾经一度,他也和舟哥一样,乃是超级大宗的“天之骄子”,可谓是意气风发!可惜最终还是被茅山宗逐出了山门!

        他唯一比舟哥幸运的,大概就是他有一个曾经是茅山宗传功长老的爷爷。看在他的爷爷的面子上,所以他并没有被茅山宗废掉修为,如若不然,他的处境恐怕远比现在还要糟糕。

        可即便如此,这七八年间,他也过的很是坎坷!

        身为“渝城灵异特别行动组”的组长,他虽然大小也是个官儿,可惜却是“姥姥不疼,舅舅不亲”的那种,处处都遭人排挤!

        尤其他还一直致力于重组渝城宗教局,无疑更是犯了总局某些人的忌讳!

        以前他只有一个人孤军奋斗,所以他只能减轻,就算有再多的委屈,遭受到再多的不公待遇,他也只能打碎了牙齿,往自己的肚子里咽。

        可如今一旦见到了自己的师父,而且自己的师父,依然还承认他这个弟子!这就好比一个在外面饱受欺凌的小孩,突然见到了自己的家长一般,一时间所有的委屈,无疑全都在这一刻突然爆发了。

        而也许是因为情绪太过激动,再加上刚刚服食下的“培元丹”起了效果,葛平章突然白眼儿一翻,其整个人竟都不由当场昏了过去。

        “罢了!”

        仔细的检查了一下葛平章的身体,确定葛平章确实并没有生命危险,宫长老这才作罢!紧接着说道:“是非之地,不宜久留,咱们还是先回去吧!这笔账,老道迟早要找赵家好好清算!”

        “嗯!”

        微微点了点头,既然连宫长老都已经开口了,我们自然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当即便把葛平章扶上了汽车,这便径直离开了这里。

        而就在出发之前,我还不由下意识又瞥了一眼不远处,邋遢老者刚刚消失的铁门方向!

        如同心中有感,我总觉得他始终都在暗中密切的注视着咱们的一举一动,于是我遥遥的对着那扇铁门拱手作了一揖:“前辈保重!”

        话音刚落,我们这才再不迟疑,径直发动了汽车,离开了这让人感觉无比压抑的“黑水监狱”!

        归途中,也许是因为葛平章在我们的车上,宫长老竟然同样也挤了进来!

        而直到汽车已经驶出了好长一段距离,我终于有些按捺不住心中的疑惑,忍不住便赶紧问道:“宫师兄,这位聂前辈到底是谁呀?”

        “是啊!”

        与此同时,江离也不由赶紧问道:“我怎么感觉,他好像也对渝城宗教局怀有某种很特殊的情感!”

        “呵……”

        此言一出,宫长老顿时就笑了:“不错嘛?居然能忍到现在,我以为你们刚才就要问呢,所以我才特意上了你们的车!”

        紧接着点了点头,脸上的笑容随即便消失的干干净净,一脸的凝重而又无比感慨说道:“你们的感觉是对的!此人确实是你们渝城宗教局,一个十分重要的人!”

        “他叫聂威,乃是你们渝城宗教局上一任的局长!”

  https://www.dushu8.com/yanghuweiqi/30057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shu8.com。读书吧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