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吧中文网 > 养狐为妻 > 【047】我靠!真的是蓝符!

【047】我靠!真的是蓝符!

        “嗯!”

        郑重的点了点头,正如我之前预料的那般,舟哥果然是对这把“凶器”,抱予了极高期望。

        一边说着,我赶紧小心翼翼的收起短剑,这才在舟哥的带领下,径直来到了他已经构筑好的“法坛”上面。

        直到这时,我才赫然现,就在我们回来之前,舟哥其实早就已经画好了大量的符纸,但却多是一些类似“生符”、“避鬼符”之类的低级符纸。

        而这样的符纸,往往都威力有限,尤其是“生符”,它甚至根本就并不具备任何的攻击性。

        它的唯一作用,大概就只能起到一个“防御”或者“预警”的效果!

        因为它可以模拟出类似于活人般的气息,以达到迷惑鬼魂的目的,一旦有鬼魂靠近,鬼魂想要攻击人类,它先便会攻击“生符”,从而给佩戴者争取到一定的反应时间。

        不过这一类的符纸,也有一个很大的优点,那就是谁都可以使用!根本不需要念动任何的咒语,就只需要佩戴在身上即可,甭管是普通人亦或是“修行者”,效果几乎都是一样的。

        如此说来,这些个低级符纸,显然不是为我和舟哥自己准备的。而是为了能让谢世东和他的保镖们,以及胖子这样的普通人,拥有着一定的自保之力,省的到时稀里糊涂的,就又中招了。

        不仅如此,我还现周围的每一个保镖身上,几乎全都带上了柚叶和柳条枝!

        其中柚叶是用来辟邪的,而柳条枝则是用来打鬼的。

        俗话说得好:“柳枝打鬼,越打越小。”

        这在道家的典籍中,的确曾有过明文记载,这玩意儿确实是一种防鬼“利器”!

        柳树的本身,其实同样也是属阴的,但所谓“极阴生阳”,反而倒使得柳树的枝桠阳气极重!

        而鬼则是阴气的集合,一旦遭遇到柳树枝的抽打,自然会对其造成一定的伤害。

        但这也并不是绝对的,想要打鬼,就只能是那种生长在河边的柳树枝。若是换做山上的山柳,这玩意儿本身就很阴邪,最适合鬼魂躲藏,不仅不能打鬼,甚至有可能主动引来一些邪祟,反而是自找麻烦。

        而且,即使是河边的柳树枝,一般也只对普通的阴魂有效。倘若是换做鬼婴这般道行颇深的厉鬼,这玩意儿不仅不会对他造成伤害,甚至还会激起它的凶戾,最终得不偿失。

        只不过,这已经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了!

        短时间内,即使是舟哥,也不可能让普通人迅就拥有对付厉鬼的本领,关键时刻,还得靠我和舟哥自己才行!

        至于谢世东和他的保镖们,暂时的话,能够有一定的自保之力,这就已经很难得了。

        只有当我和舟哥,彻底解决了鬼婴之类的鬼魂之后,转而需要与“兰花门”的门徒直接打交道时,那才是他们真正大显身手的时候。

        我和舟哥之所以会找谢世东合作,除了他手里掌握着我们暂时无法企及的各种资源,更多的,其实也正是因为考虑到了这一点。

        真要是解决了鬼婴之类的邪祟,我们不可避免的,就会与“兰花门”的门徒直接对上!

        而以“兰花门”的行事风格,到时必然就会有暴力生,之前被陈雪莉继母叫去医院的那些彪形大汉,无疑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而论纯粹的个人武力,谢世东手下随便一个退伍兵出身的保镖,都能把我们甩出十万八千里了。

        不出所料,我才刚刚登上了法坛,舟哥便将桌上的这些低级符纸,一股脑全都丢给了胖子,让他一一给了众人。

        在场的有一个算一个,几乎每人都各自领到了一张“生符”和一张“避鬼符”,同时舟哥还将“避鬼咒”的咒语,同样也传给了他们。

        亲眼目睹了之前的种种诡异,同时也见识了我和舟哥的实力,这些个保镖显然不敢大意。赶紧便一脸郑重的收好了手里的符纸,同时也将“避鬼咒”的咒语,牢牢记在了心里。

        别看就只是几张毫不起眼的黄纸,以及几句简单咒语,关键时刻,这玩意儿说不定就能救他们一命!

        至于谢世东本人,倒是反应平平,似乎压根儿就看不上这些低级符纸。转而却一脸火热的看向了桌上的一堆高等玉佩,以及那几枚大约有拇指大小的蓝宝石。

        我的目光同样扫过了那一堆高等玉佩,现它们已然是被雕刻出了符篆的雏形,可惜却只是虚有其表,上面根本就没刻下任何的符文……

        看来,即使是舟哥,也并没有绝对的信心,可以制作出“蓝符”!此时的他,应该还在不断酝酿着自己的情绪,好让自己调整到最佳状态,同时也在等待今夜“子时”的降临。

        有关于这一点,早在舟哥上一次画符之时,他就已经向我解释过了。

        说是一天之中,“子时”和“亥时”其实才是最适合制作符篆的!因为这两个时间段,正是一天中阳消阴长,阴阳交接之时,所以灵气最重。

        要说舟哥在符篆方面,其实是有着相当高造诣的,普通的“黄符”,如“生符”、“避鬼符”等,他当然不必如此谨小慎微。

        可要想制作出比“黄符”更为高级的“蓝符”,他当然是要把一切的因素,全部都考虑进去。因为任何一点失误,都极有可能导致制符的失败!

        而我看了看时间,现在才不过下午的五点左右,太阳都没落山,真要等到今夜子时,少说都还有五个多小时。

        我正百无聊赖,舟哥却不由突然对我笑道:“怎么样?要不要再来尝试一下,这次咱可是有着上等的玉佩作为载体,你若能挥出上次那样的水准,说不定真的就可以制作出‘蓝符’!”

        “得了吧!”

        我却有些兴趣缺缺道:“连你都没把握制作出‘蓝符’,你又何必为难我呢?”

        说着,我便打算直接跃下法坛,想找个地方,继续研究我的“玉女喜神术”。自从中午翻看了几页后,我便被上面的“茅山术”深深吸引,随便学个一招半式,都能让我获益良多。

        然而,我才刚一转身,舟哥却不由立即拽住了我,压低了声音,一脸的严厉道:“臭小子!你是不是傻?”

        “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有人为我们提供了这样的高级材料,正好可以拿它们来练一练手,反正材料也很充足!你要真错过了这样的机会,凭你我自己的财力,再想有这么好的机会,那简直比登天还难!”

        “对呀!”

        猛的一拍脑门儿,我也不由眼前一亮,舟哥的一席话,简直如醍醐灌顶般,瞬间让我反应了过来!

        很早以前,师父就曾说过,修道一途,对于“财、侣、法、地”的要求特别的高,尤其是“财”,更是当之无愧的排在了位。

        这里的“财”,指的其实就是经济条件,因为修行本就是一件十分烧钱的行为!正所谓,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句话用在修行界,其实也同样适用!

        因为如果没有一定的经济基础,那是很难能专心修道的!古人讲:“无财不足以养道”,说的其实就是这个道理。

        别的不说,咱就拿制符来举例,其它的材料,如朱砂赤硝之类的,咱且不提。光是眼前的这一堆高等玉佩和蓝宝石,那就绝不是我们自己能承担得起的,更别说是拿它来练手。

        也就是谢世东“财大气粗”,同时又很迫切的想要解决掉“兰花门”这个隐患,所以他才能一次性为我们提供如此充足的制符材料!

        换做是我们自己,恐怕光是买其中一块玉佩,那动辄几万数十万的价格,都得让我们扣扣索索的犹豫上好长时间了。

        “行吧!试试就试试!”

        想明白了这一点,我顿时再不迟疑,接过舟哥手中的符笔,这便开始酝酿起自己的情绪,准备直接在晶莹剔透的玉佩上画符。

        然而,奇怪的却是,我拿着舟哥的符笔,足足酝酿了好半天,我竟始终没能找到之前那种心无旁骛的感觉。

        “咦?”

        惊疑了一声,我下意识又放下了舟哥的符笔,转而又从兜里掏出了师父之前留下的那支。

        果然,几乎就在我刚刚给符笔沾上了调配有蓝宝石粉末的墨汁,又在心中默念了一遍“敕笔咒”后,那种极为平静的空灵之感,几乎瞬间又笼罩住了我!

        与此同时,我的脑海中不由自主的,便又浮现出了师父之前经常勾镂的那种符文。

        “呼——”

        深吸了一口气,我手中的笔尖终于开始动了!

        初时极为晦涩,接着却渐入佳境,越来越快,简直如游龙一般,快在玉佩上描摹了起来。

        笔尖在玉佩上飞跳动,我的心情却不由平静到了极点,仿佛根本就并不需要我自己用力,那笔尖便已经自将成片的符文径直烙印在了玉佩之上。

        然而,眼看着我就快成功将脑海中的符文,顺利的描摹在玉佩之上时,上次的那种感觉,几乎马上就又出现了!

        很突兀的,我手中的符笔,仿佛突然便化作了一个漩涡,不断吞噬着我整个人的“精气神”,我的体力正在飞的流失!

        短短一瞬间,我体内的“精气神”几乎便被抽离了大半!

        尽管我早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我还是不由浑身一颤,脚下一个趔趄,差点儿没从法坛上,径直跌落下去!

        但我总算咬牙坚持了下来,及时稳住了自己的身形,手里的勾镂也并没有出现任何的纰漏。

        也许是因为我,已经成功筑基的缘故,此次的吞噬虽然要比上次还要凶猛,但我竟神奇的扛了下来。硬是紧咬着牙关,果断将最后一笔符文,径直画在了玉佩之上!

        “砰”的一声!

        几乎就在我勾镂完最后一笔的同时,我感觉面前的桌子似乎都隐隐震了一下,紧接着神奇的一幕生了……

        舟哥调制的“墨汁”中,尽管添加了蓝宝石的粉末,但它的主颜色其实依然是朱砂的红色!哪怕是画在了晶莹剔透的玉佩上,同样也是如此!

        可就在我完成了最后一笔符文时,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度,那玉佩上原本鲜艳如血的符文,此时竟一下子快蜕变成了淡淡的蓝色。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身后的舟哥早已一把推开了我,下意识便拿起了桌上的玉佩,一脸的又惊又喜,而又难以置信道:“我靠!居然真的是蓝符?”

        啊?

  https://www.dushu8.com/yanghuweiqi/9709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shu8.com。读书吧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