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吧中文网 > 养狐为妻 > 【058】凶剑认主?

【058】凶剑认主?

        “没错!”

        肯定的点了点头,舟哥这才一脸如数家珍道:“说起张献忠这个人,历史上其实是非常有争议的,有关于‘张家长,李家短’的典故,我也是偶然间听川地的一个说书先生讲的!”

        “说是这张献忠在治蜀都时,曾派大量的兵丁在蜀都的大街小巷来往巡查,当时有这么两口子,就在那蜀都城墙边搭了间草棚居住。一天深夜,这家的男人喝了酒,东一句,西一句的说个没完,妻子听得十分厌烦,随口就骂了一句:半夜三更了,你还‘张家长,李家短’说不停!”

        “谁知夫妻二人的对话,碰巧被巡逻的兵丁听见,第二天便把男子抓到了官府。不料张献忠得报后,却不由哈哈大笑,连声说:好,好,好!你们听,他说的‘张家长,李家短’,分明就是说我家长,李自成家短嘛!此是吾家胜李自成之谶也!他是个良民,立即赏释放。于是才使得‘张家长,李家短’这句白话俚语流传到了今日!”

        一边说着,舟哥还不由得意的冲我眨了眨眼,笑道:“怎么样?长见识了吧?”

        “我勒个去!”

        舟哥话音刚落,我都有些惊呆了,不得不说,这Tm还真是长见识了!

        我是万万没有想到,区区一句俗语,张家长,李家短的,里面竟还有这么深的典故?如此说来,那这把看似并不起眼的短剑,岂不真是当年张献忠的佩剑?

        “对了!”

        想到这里,我却突然又回忆起了,梦境中曾听到的那句杀气腾腾的诗句,于是赶紧说道:“我之前在梦境中,好像听人念了句什么‘天生万物,人无一善’之类的诗句,然后就是一连串的‘杀’字,不知这……”

        “这就对了!”

        都没等我把话说完,舟哥忍不住便猛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越笃定道:“我敢肯定!这玩意儿绝对就是张献忠的佩剑无疑!”

        紧接着又道:“你所听见的,应该是‘天生万物以养民,民无一善可报天,杀杀杀杀杀杀杀’!而这正是历史上非常有名的‘七杀碑’,说是这张献忠不仅杀人如麻,同时还喜欢在他杀人的地方著书立碑,‘七杀碑’便是其中最有名的一块!”

        “是吗?”

        微微皱了皱眉,我忍不住又将目光径直瞥向了舟哥手里的短剑,心里却不由震撼到了极点!

        有关于“张献忠屠川”的事迹,我倒从小就略有耳闻,可我怎么也没想到,我和胖子无意间在地摊儿上,淘到的这把锈迹斑驳的短剑,竟就是当年张献忠的佩剑?

        不过舟哥的分析,倒也确实合情合理!

        因为一旦证实了短剑,确实就是张献忠所有,不仅可以很好解释,为何这把短剑中潜藏着一股如此恐怖的杀气,同时也能恰到好处的解释了我之前的梦境!

        迷迷糊糊中,我在梦境中所遭遇的,的确就是一场惨绝人寰的大屠杀!无论男女老幼,纵是襁褓中的婴孩,也被那些个刽子手残忍杀害!

        所有的这一切,似乎全都与历史上的“张献忠屠川”对上号了!

        根据《明史》记载,张献忠这个人不仅生性狡谲,而且残忍嗜杀,据说他一日不杀人,就会悒悒不乐。为了杀人,他甚至假装“开科取士”,将一群文人集中在青羊宫,全部杀害!

        另外还有明末遗民,彭孙贻也曾在他的《平寇志》中,控诉过张献忠的累累暴行,说是:“士民被杀者数万,刨孕妇,注婴儿于槊,焚公私庐舍265o余间。”

        “是时杀戮惨毒,有缚人去淫其妻杀之者;有趋人父淫其女而杀之者;有裸孕妇共卜腹中婴儿男女刨验以为戏者;有以大锅沸油掷婴孩于内观其跳跃啼号以为乐者……”

        累累罪行,简直罄竹难书,暴残恒古未有!

        他的一生杀了这么多的人,即便大部分都不是他亲自动手,可他随身的佩剑,却也能不断汲取他身上的戾气,最终演变成了一把“绝世凶兵”!

        哪怕时隔数百年之久,剑身上早已锈迹斑驳,可那里面由数十万冤魂孕育出的“凶灵”,而今却依然健在,并未随着时间逐渐消亡。

        “嗡嗡——”

        不知是因为锈迹斑驳的剑身终于重见天日,还是因为我们道出了它的来历,舟哥手里的“凶剑”竟突然出了一阵阵“嗡隆隆”的剑鸣之声!

        同时剑身不断的颤抖,舟哥猝不及防,竟被凶剑直接震得当场趔趄,同时手里的“凶剑”也不由径直脱手飞出,“咻”的一声这便直接向我刺了过来!

        “不好!”

        “小心!”

        突然间的变故,无疑将舟哥吓了一跳,大声示警的同时,他的手中几乎下意识便掏出了一张符纸,跺脚急喝道:“四敕!离火烧邪魔!”

        “咦?”

        居然又是茅山宗的“六丁六甲阵”?

        我的眼中下意识闪过了一抹讶异,紧接着却现,这似乎根本没有卵用!尽管根据“五行相克”的原理,“火”可以克“金”,但这玩意儿其实也并不是绝对的。

        正所谓“物极必反”,任何事物一旦到了极致,许多原本约定俗成的规则,往往都会生巨大的改变!

        就比如眼前的这把短剑,它确实在五行中属“金”不假,可一旦当“金属性”强大到了极点,“火”不仅不能克“金”,反而演变成了“金多火熄”的局面。

        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度,舟哥手中原本正燃烧着熊熊烈焰的符纸,几乎瞬间熄灭,根本不曾给短剑带来任何的影响!

        “坏了!”

        眼看竟连自己的“六丁六甲阵”都已经无法克制凶剑,舟哥的脸色顿时难看到了极点,下意识便又冲我大叫了一声:“快退!”

        哪里还需要他的提醒,从一开始,其实我就对“凶剑”保持着十二万分的警惕!几乎就在凶剑刚有异动的同时,我早就已经快闪到了一边,这才堪堪躲过了一劫。

        可紧接着,我的脸色却不由骤然剧变,因为那凶剑仿佛就像是盯上我了一般,拐了个弯儿,这便有“咻”的一声,再度向我刺了过来。

        而我此时早就已经退缩到了墙角,根本避无可避,眼看就要被那短剑直接刺中……

        “混蛋!”

        见此一幕,舟哥顿时焦急到了极点,同时又非常懊恼自责!

        毕竟我原本就不同意他除掉这“凶剑”上的铁锈,是他一再的坚持,并且强行割裂了我的中指,这才使得“凶剑”重见天日。

        而现在,眼看我就要被“凶剑”直接洞穿,倘若我真的生了意外,这事儿他倒确实需要负上很大部分的责任!

        可是自责又有什么卵用,即便他不顾一切的向我扑了过来,显然也已经来不及了!他的度再快,又怎可能快得过疾驰而至的“凶剑”?

        电石火光间,我的目光一阵呆滞,甚至都完全忘记躲闪!

        当然,即使我想躲,其实我也根本不可能躲开凶剑,因为它的度实在是太快了,简直就跟我之前在小说里看到的“飞剑”一般!

        怎么办?

        就在“凶剑”出现在我面前的一瞬间,我的脑海几乎一片空白,接着我却不由冒出了一股十分古怪的念头。

        似乎……

        眼前的“凶剑”竟对我并无甚太大敌意,因为就在它刚刚出现在我面前时,我分明感觉到它身上的杀机一下子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反而冲我出了一声畅快的剑鸣!

        “呃——”

        如同条件反射,我几乎本能般下意识冲它伸出了右手……

        诡异的一幕生了,原本还杀气逼人,凶威赫赫的短剑,此时竟十分顺从的落在了我的手上,任由我紧紧将它握在了手里……

  https://www.dushu8.com/yanghuweiqi/9709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shu8.com。读书吧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