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吧中文网 > 养狐为妻 > 【076】龙虎山来人了?

【076】龙虎山来人了?

        “是吗?”

        微微皱了皱眉,舟哥这才下意识将目光,径直扫向了我手里的这把短剑,一脸的惊疑不定道:“不是……你……你真的还是第一次修炼这三清剑法?”

        “当然是真的!”

        眼看着舟哥依然不肯相信,我的心中那叫一个无语,忍不住便是一脸的很没好气道:“咱还能不能有点儿最基本的信任了?再者说了,咱俩刚认识的时候,你见我身上有过剑吗?”

        “那倒是!”

        眼见我的样子,倒也不像是在撒谎,舟哥这才下意识点了点头,终于选择相信了我。

        但他紧接着却又话锋一转:“那也不对呀?据我所知,三清剑法仅仅只是茅山宗的入门剑法之一,威力甚是稀疏平常!而你刚才所施展的剑法,虽然看着和三清剑法极为像似,实则它的威力早已远远过了我所熟知的三清剑法!”

        “你确定你刚才所练的剑法,就是那三清剑法?”

        “是啊?”

        莫名其妙的点了点头,话说我的心里,其实同样也对此充满了狐疑!

        就在我刚才演练这三清剑法的过程之中,我也依稀感觉到了这门剑法,着实非常的玄妙,根本就不像是茅山宗所谓的入门级剑法。

        想到这里,我的心中顿时便有些犹豫了起来,我很想将《玉女喜神术》的事情告诉舟哥,但当我在心里咨询小狐狸的意见时,小狐狸却迟迟没有给出任何的回应!

        足足过了良久,我的心中这才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一般,忍不住便小心翼翼的打量了一眼房间的四周!

        确定这周围并无他人窥探之后,我这才赶紧从乾坤袋中,径直掏出了那本《玉女喜神术》,接着便递给了舟哥!

        “嗯?”

        微微皱了皱眉,眼见我的表情如此凝重,舟哥自然也不敢怠慢,纳闷儿的看了我一眼,这便赶紧接了过去!

        “嘶——”

        倒抽冷气的声音随即响起,舟哥的脸色顿时骤然剧变,忍不住便同样小心翼翼的扫射了一眼四周!

        “我的天呐!”

        “这……这居然是茅山宗数十年前就已经流失在外的‘茅山术’孤本?”

        话音刚落的同时,舟哥的双手忍不住便哆嗦了一下,赶紧便又将手里的《玉女喜神术》径直塞回到了我的手里,同时一脸的表情凝重道:“快!赶紧收起来!”

        “这Tm要是被茅山宗的人知晓,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恐怕也逃不过他们的追杀!”

        “啊?这么严重?”

        一听这话,我又哪里还敢迟疑,这便又将手里的古卷赶紧收回到了乾坤袋中!哪怕我早就知道这《玉女喜神术》来头颇大,可当听完舟哥的一席话,我却依然吓的不轻。

        似乎这东西的价值,竟比我想象中还要惊人,一旦让他人知晓,莫说是茅山宗,恐怕就算是别的修行者,也会不惜代价的来此争夺。

        “这就难怪了!”

        目视着我重新收起了古卷,舟哥这才一脸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我就说嘛,区区三清剑法怎可能如此威力惊人!敢情你所修炼的,竟并不是现在修行界广为流传的三清剑法,而是那三清祖师当年,所传下的最为原始的剑招,这才是真正的三清剑法!”

        “是吗?”

        微微皱了皱眉,我忍不住便又一脸的狐疑问道:“可这不都是一样的吗?三清剑法一脉相承,就算是茅山宗现在的入门剑法,不都一样也是传承自三清祖师吗?”

        “你不懂!”

        舟哥下意识摇了摇头,这才解释说道:“尽管茅山宗,乃至目前修行界广为流传的三清剑法,同样也是传承自三清祖师!可在传承的过程中,却经过了后世的不断改良,以降低它的修炼难度,但却同时也让它的威力大打折扣!自然远无法和最原始的三清剑法相比!”

        “靠!”

        说到这里,舟哥忍不住便又推了我一把,笑骂道:“你的身上到底是有多少好东西呀?搞得我都有点儿嫉妒你了!”

        一边说着,甚至都不等我回答他的问题,他忍不住又故作一脸的邪恶笑道:“你小子胆子倒不小!如此·重要的东西,居然也敢轻易示人!”

        “难道你师父就没告诉过你,防人之心不可无,这玩意儿千万不能让他人知道吗?”

        “说肯定的是说了!”

        我下意识点了点头,笑道:“不过你又不是外人!咱俩都已经好几次共同经历生死,若是连这么点最基础的信任都没有,咱以后又拿什么来共度难关?”

        “你错了!”

        话音刚落,舟哥却不由径直摇了摇头,一脸的凝重说道:“这事儿根本就与信任无关!”

        “而是这事儿的牵连着实有些太恐怖了!一不小心,你的敌人就将是整个茅山宗,乃至于整个修炼界!听我一句劝,以后这东西,还有你的一些其它秘密,千万不要随意暴露,包括我和胖子!”

        “人心隔肚皮!有些东西,我们不知道还好,一旦知晓,说不定反而是会给我们带来灭顶之灾!切记!切记!”

        “好吧!”

        坦白说,我还真没料到,舟哥竟会是这样的反应,不过这倒也从侧面证明,舟哥确实是一个足以信赖的人!

        颇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我这才下意识问道:“那你还要不要修炼?你要愿意的话,我可以借你看几天……”

        “打住!打住!”

        还没等我把话说完,舟哥却不由赶紧打断了我,怒道:“你耳朵聋了是吧?没听见我刚才跟你说的吗?这玩意儿除了你自己能修炼,以后千万不能再传给别人,包括我和胖子!”

        话是这么说着,尽管舟哥掩饰的极好,但我还是从他眼中看到了一抹感动!又见我毫无反应,他这才继续说道:“身为曾经龙虎山年青一代的佼佼者,你可知我为什么会落到如此这般田地?”

        说到这里,舟哥的眼中忍不住便又闪过了一抹自嘲,紧接着自问自答道:“除了惨遭奸人陷害,其实同样不乏有我在机缘巧合下,修炼了一部分茅山术的缘故!”

        “我想你大概也已经看出来了,除了龙虎山的一些手段,我其实同样也掌握着一部分的茅山秘术。若不是因为这个,即便我当年惨遭奸人陷害,我也不至于落得如此下场。”

        “好自为之!千万要记住我的话!”

        重重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舟哥这才径直离开了房间,继续去外面指导起胖子画符。

        足足半日,一直到晌午时分,胖子终于是在舟哥的谆谆教诲下,成功画出了自己的第一张符纸。尽管那只是最为简单的驱鬼符,但也让胖子喜出望外!

        正所谓万事开头难,一旦有了第一次的成功经历,胖子接下来的画符过程,无疑便要简单的多了。仅一个下午,他便足足画了十几张的简单符纸,尽管品相都非常一般,但好歹也能称之为真正的符纸了,多少拥有着一定的法力。

        至于我和舟哥,此时倒也同样没有闲着,这便又着手制作起了蓝符。

        舟哥有意想要培养我在制符方面的天赋,所以这一次,他几乎完全没有出手,而是在旁边手把手的指导起我来,所有制符的一切过程,几乎全都是由我自己完成!

        也是直到现在,我才终于知道,修行四要素“财法侣地”中,为何“财”能排在位!

        不得不说,这玩意儿着实是一个非常烧钱的过程,短短一个下午,我竟就消耗掉了十几块的高等玉佩。而成功制作出的蓝符,却就只有区区三枚,而这三枚全都是我所擅长的那种“护身符”!

        一旦我尝试制作其它类型的符篆,几乎全都是以失败告终,哪怕用的依然是我自己的符笔,结果也照样如此。

        一直到第二天,我又接连报废了十几块的高等玉佩,这才终于成功制作出了另外一枚蓝符。

        望着手里勉强可以称得上是“蓝符”的这枚玉佩,我的心中同样也很欢喜,因为严格意义上来讲,这其实才是我所制作出的第一枚蓝符!

        至于之前的那些,其实都带有极大的侥幸成分,并不是我真正的实力体现!

        因此,哪怕这枚蓝符,在品相上远无法和我之前制作出的那几枚蓝符相比,但它的意义却比那几枚品相更好的蓝符,还要深远得多!

        见此见此,自然同样也很高兴!尽管我为了制作出这枚蓝符,直接就报废了二十几枚的高等玉佩,舟哥还是说我天赋很好!

        要知道,即便是以舟哥当年的天赋,那也是在失败了上百次后,这才成功制作出了第一枚的蓝符。

        接下来的几天里,舟哥有意识让我放缓了脚步,不再让我每天都拿玉佩来练手。而是每天就只允许我使用两枚玉佩,尽可能的保证成功概率!

        一是因为我们的存货已经不多了,二是觉得我现在应该已经到了一定的瓶颈。光靠练手基本已经很难再有大的提升,而是要在每次的制符过程中,好好的感悟符篆之道,如此方才能有长足的进步!

        相比之下,胖子的进步无疑也是喜人的!

        经过了大约一个多星期的练习,普通的符纸,诸如“生符”、“避鬼符”之类的,他几乎已经可以保证一半以上的成功率。

        偶尔甚至还能画出“杀鬼符”一类,相对比较复杂的符纸了……

        然而,就在我和胖子,全都取得了极大进步,舟哥正打算教我们一些其它的道术时。庆哥的一个电话,却不由一下子让我们的心情全都阴沉到了谷底!

        也不知庆哥到底从哪儿找到了我的电话,我是在下午接到的他的电话,而他开口后的第一句话,便不由将我吓了一跳。

        说是就在今天上午,有两名疑似修行者的老者,带着几名警察直接找到了皇朝酒店,此时正在向谢世东询问着之前那名年轻道士的去向。

        而且还把包括他在内的所有人,全都挡在了办公室的外面,谁也不许进去!

        庆哥眼看形势不妙,唯恐这些人是来找我和舟哥寻仇的,情急之下,这才让人赶紧去学校打听到了我的联系电话。第一时间将这消息转告给了我们,而且还一再的叮嘱,谢世东很可能已经将之前的事情全都告诉了他们,让我们千万小心!

        说完,他便急匆匆的挂断了电话,仿佛是担心会被别人现一般!

        “坏了!”

        几乎就在庆哥的电话刚刚挂断的同时,我的一颗心早已阴沉到了谷底,忍不住便将目光径直扫向了舟哥,下意识嘀咕了一声:“莫非是龙虎山的人?”

  https://www.dushu8.com/yanghuweiqi/9709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shu8.com。读书吧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