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吧中文网 > 养狐为妻 > 【088】师父!短暂的相逢!

【088】师父!短暂的相逢!

        “啊?”

        “这……”

        眼看着“草鬼婆”霎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我不由当场傻眼,完全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如此的干脆,说走就走?

        难不成,她竟真的认识我师父不成?

        她是看在我师父的面子上,所以才对我网开一面,并没有直接下手?

        可是不对呀?

        倘若她真的对我并无恶意,那她又让“小赵”医生故意把我引到这儿来干嘛?脱裤子放屁,这不是纯粹多此一举吗?

        总不能仅仅就是为了见我一面,顺道再卖我师父一个人情吧?

        霎时间,我的脑海中几乎一下子闪过了无数的问号,完全搞不懂这“草鬼婆”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奇怪……”

        微微皱了皱眉,就在我一脸的惊疑不定间,离此不远的一棵大树后面,此时却不由突然响起了一道霸气十足的声音:“哼!算你识相!”

        “咦?这是……”

        冷不丁突然听见这久违而又熟悉的声音,我的心中顿时便涌出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惊喜!猛一回头,我果然现有一道熟悉的身影,此时正缓缓向我一步步走了过来!

        “师父!”

        直到这时,我这才终于明白,“草鬼婆”为何竟然如此干脆,说走就走。闹了半天,原来是我师父,一直都在暗中保护着我!

        “草鬼婆”肯定是突然现了我师父的踪影,所以她才并没敢直接对我下手,而是当机立断,第一时间逃离了此地。

        惊喜的大叫了一声,我早已第一时间奔向了我的师父,上前就是一把紧紧的抱住了他。

        坦白说,师父离开后的这大半个月里,我确实成长了不少!可一旦见到我的师父,我便瞬间感觉自己一下子又有了依靠!

        那种感觉,简直就像是一个摔倒在地,刚刚才在从地上爬起的孩子,他原本强忍着没哭,回头却突然见到了自己的母亲!各种各样的委屈,几乎一下子便涌现了心头……

        “师父!你怎么来了?”

        我当真高兴的都快哭了,紧紧搂着我的师父,仿佛生怕他会突然间又消失了一般。

        “小飞!”

        仅仅才半个多月没见,师父仿佛一下子便又苍老了许多,额头上满是如蚯蚓一般蠕动的皱纹,看着却是那样的慈祥!

        师父见了我同样也很高兴,原本严肃极少流露出笑容的一张脸,此时也不由布满了欣慰笑意:“不错!看来我的离开,果然是对的!”

        “这才区区一个月不到的时间,你居然就已经成功筑基了?倒是比我想象中还要更快!”

        一边说着,他忍不住便赶紧松开了我,紧接着便又仔细的打量起我来,微微皱了皱眉:“怎么回事儿?小狐狸怎么彻底陷入了沉眠?”

        “啊?”

        尽管心中对此早有预料,可当从我师父口中得知,小狐狸竟当真陷入了沉眠之中,我却依然不由吓了一跳!

        忍不住便想起了之前我昏迷的那段时间,小狐狸在梦境中替我抵挡住三头六臂剑灵的事迹!看来这事儿远没有我想象中那般简单,那绝不仅仅只是单纯的梦境,倒更像是真实生的事情。

        我说那断剑如此凶威赫赫,为何最后竟能乖乖的认我为主,看来八成儿就是小狐狸的功劳了。

        想到这里,我又哪里还敢迟疑?

        这便赶紧把这事情告诉了我师父,同时下意识从兜里掏出了那把浑身都贴满符纸的凶剑!

        “哦?”

        我师父下意识惊疑了一声,刚刚撕扯下剑身上符纸的他,忍不住便神色一凛,惊呼了一声:“果然好凶的一把剑!”

        一边说着,师父的目光也不由很快注意到了剑身上“张家长”这三个字,表情略显错愕,忍不住便狐疑的看了我一眼,问道:“这是当年张献忠的佩剑?”

        “没错!”

        肯定的点了点头,我心说师父就是师父,居然一眼就看出了这把凶剑的来历,这便赶紧又将我如何得到这把剑的过程同样也告诉了他。

        “地摊儿上买的?”

        师父一脸哭笑不得的看着我,右手只轻轻一挥,手里却突然多了一把漆黑色的剑鞘。比划了两下,这才将手里的凶剑径直插入了剑鞘,紧接着笑道:“你小子运气不错!这把剑鞘居然刚好合适!”

        话音刚落,这才将手里的凶剑和剑鞘一并丢给了我!

        我的脸上同样也很惊喜,下意识接过一看,这才赫然现,那剑鞘的末端竟用小纂书写着“救赎”二字!

        “多谢师父!”

        就在前不久凶剑才刚刚认主之时,舟哥就曾说过,以后得想办法为我弄一个剑鞘,倒没想到,师父的手里居然刚好就有现成儿的!

        不仅如此,我甚至还觉得剑鞘上的“救赎”二字,正好暗合天意,简直就像是上天赐给这把剑的名字。

        这是一把绝世凶兵,曾几何时,惨死在它剑身之下的亡魂不知是有多少,所以才铸就了他的赫赫凶威!

        而现在,既然这把剑落在了我的手里,同时已经认我为主,那我自然不能再让它像以前那样滥杀无辜!恰恰相反,我反而要来它来救人,只杀该杀之人,称它为“救赎”简直再合适不过!

        “从现在开始,它就有名字了,名字就叫救赎!”

        “咦?”

        听得我这自顾自的喃喃自语,师父的眼前顿时为之一亮,紧接着笑道:“不错嘛,臭小子,孺子可教也!”

        “那是!也不看看我到底是谁的徒弟?”

        “哈哈——”

        有道是“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师父听我说完,也不由当场开怀大笑,紧接着话锋一转:“行了!既然你安然无事,那我也便放心了!”

        “赶紧回去吧,耽搁了这么久,为师也得走了!”

        “啊?”

        一听师父这就要走,我顿时当场傻眼,这才又想起了舟哥想要找我师父治病一事,忍不住便下意识一把拽住了他:“不行!您可不能走,有人可还等着你救命呢!”

        “呵……”

        此言一出,师父顿时就笑了:“你说的是贾载舟这小子吧?”

        “咦?”

        惊疑的看了他一眼,我不由赶紧问道:“你怎么知道?”

        “我都已经跟了你好几天了,我怎么会不知道?”

        师父一脸的理所当然道:“不错话说回来,这小子倒也确实挺惨的!曾经的天之骄子,若不是因为丹田被废,莫说是龙虎山,怕是整个修行界都将会有他的一席之地!”

        “可惜呀……”

        说到这里,师父忍不住便摇了摇头,一脸的遗憾说道:“他这一耽搁便是足足七年!刚好错过了人生中,最为辉煌的七年,哪怕我现在治好了他,将来的成就,只怕也会大打折扣,终难证道!”

        “那也比一直这样好吧?”

        对于舟哥的事情上,我却与我师父有着截然不同的观点,紧接着下意识说道:“而且我觉得,哪怕舟哥耽搁了七年,其实也未必就是坏事儿!”

        “正所谓闻道有先后,经历了这七年的苦难,固然是让他的修为大打折扣,同时也浪费了很多的时间!可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心境上的磨砺?一旦等他身体痊愈,说不定厚积薄,很快就能一飞冲天呢!”

        “嘿?”

        师父诧异的看了我一眼,眼中竟是异彩连连,紧接着开怀笑道:“不错嘛!看来你小子这半个多月的苦果然没有白吃!也许你是对的,以贾载舟那小子的坚韧,说不好将来的确是能厚积薄!”

        “真的?”

        师父话音刚落,我也不由面色一喜,忙问道:“这么说,你是答应要替舟哥治病了?”

        “我可没这么说……”

        师父下意识摇了摇头,紧接着又道:“他的病情,我其实早就已经悄悄检查过了,确实伤的太重了!远不是一朝一夕所能治愈,我可没那么多的时间天天照看着他!”

        “可是……”

        此言一出,我顿时就有些急了,拽着我师父的衣袖,死活就是不肯松手!

        我早已答应过舟哥,只要遇见我师父,肯定会想办法请我师父去给他治病,如今好不容易遇见我师父,我又怎可能轻易放弃?

        何况他还好几次救过我的性命,我们一起历经生死,虽才认识了短短半个多月,但我早已把他当成了我最信任的人之一!

        “行了!”

        眼见我的表情如此焦急,师父却不由突然笑了,轻轻的拍了拍我的手,这才笑道:“我没时间救他,但却并不代表你也没有!”

        “你若真想救他,那就好好钻研我留给你的《五术精要》,等你什么时候彻底领悟了‘医书卷’的真意,届时不用我出手,你自己其实就能治愈他的病情!”

        “另外!他现在的情况,本来就需要水磨工夫,层层抽丝剥茧!相比之下,你其实比我更适合出手救他!”

        “保重!”

        话音刚落,甚至都没等我反应过来,趁我不备,师父几乎瞬间摆脱了我!“嗖”的一声,这便同样消失在了原地……

  https://www.dushu8.com/yanghuweiqi/9709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shu8.com。读书吧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