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吧中文网 > 养狐为妻 > 【100】天荒衍典

【100】天荒衍典

        “呵……”

        韩大师话音刚落,我却不由当场就笑了,下意识便又对他微微拱了拱手,赞道:“大师不愧是大师,连‘囚降’这等偏门的邪术,竟都了解的如此透彻,着实让人佩服!”

        我这一番话,可不仅仅只是反话,某种程度而言,我确实是对韩大师的印象大有改观!

        此人的心胸固然有些狭隘,但倒也着实有一定的真本事,居然连“囚降”都了解的如此清楚!

        “那是自然!”

        正所谓“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听我这么一说,韩大师顿时显得极为受用。连同对我的态度也不由稍微缓和了一些,笑道:“你小子也不差嘛,年纪轻轻,竟能有如此见识,着实后生可畏!”

        但他并没有就此放过我的意思,紧接着话锋一转:“但你倒是说说,倘若老局长真的是因为身中‘囚降’,他又为何会出现现在这等情况?”

        “其实很简单!”

        微微点了点头,我这才一脸的不慌不忙道:“方才韩大师自己不也已经说过了吗?”

        “真正的降术,早在百余年前就已经彻底失传!所以我觉得老局长之所以能坚持到现在,除了是因为老局长本身的实力比较高强之外,很可能还有施降者自身学艺不到家的缘故!”

        “想想看,既然真正的降术,早在百余年前就已经彻底失传。那么即使有人依然掌握着降术,估计也仅仅只是学了一些皮毛而已,所以才使得‘囚降’的威力大打折扣,最终是让老局长坚持到了现在!”

        “这……”

        不出所料,几乎就在我的话音刚刚落下,在场的所有人不由全都陷入了沉默之中,纷纷表现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趁此机会,我则不由继续说道:“除此之外,其实还有一种可能!”

        说到这里,甚至都不等众人反应过来,我忍不住又将目光径直扫向了旁边不远处的葛平章,问道:“不知老局长在病之前,可有去过什么古墓或者山洞之类的地方?”

        “咦?”

        此言一出,我明显感觉到葛平章等人脸色微变,尤其是那守候在老局长身边的那两人,此时更是不由下意识惊咦了一声,随即一脸的警惕道:“你怎么知道?”

        听他这话的意思,莫非老局长在病之前,还真下过什么古墓或者山洞之类的地方?

        眼前一亮的同时,我正准备仔细询问,不料旁边的韩大师却不由微微皱眉,率先问道:“你的意思是说降墓?”

        “没错!”

        郑重的点了点头,坦白说,我还真是对这韩大师刮目相看!别的不说,就这见识几乎就远远过了在场的许多人。

        所谓“降墓”,顾名思义,其实就是指那些已经被下过降的墓地。

        同时也勉强算是一种风水上的格局,比如臭名昭著的“火炙局”、“三煞局”、“众煞局”以及“八仙局”等,不同的是,这是一种纯人为的风水格局,几乎完全与地理和堪舆无关。

        不得不说,韩大师这人确实见多识广!

        尽管我也对此同样有所了解,可那是因为我碰巧,看过茅山教6祥凌真人留下的笔记的缘故。如若不然,我甚至压根儿就不知道“降术”到底是为何物,就更别说是“降墓”了。

        人都说“盛名之下无虚士”,在我看来,倘若这韩大师的心胸能够再稍微宽广一些,他似乎还真无愧于大师这个头衔,至少也已经非常接近了!

        毕竟他所擅长的乃是“巫蛊”之道,而不是“降术”,一旦涉及到他的专业领域,他恐怕表现的还要更加出彩!

        眼看着韩大师并没有说话,而是再度陷入了沉思,我这才继续说道:“倘若老局长当真在病前不久,才刚刚下过古墓,倒确实不排除有这样的可能!”

        “厉害!”

        直到这时,韩大师似乎这才终于反应过来,郑重的对我拱了拱手,笑道:“果然后生可畏!”

        “你叫龙飞是吧?老朽韩铁生,我为我刚才的言语向你道歉!”

        “哪里哪里!”

        乍一听韩大师竟然向我道歉,而且还非常正式的报出了自己的名讳,我也不由吓了一跳,紧接着便同样一脸郑重的向他还礼说道:“韩前辈太客气了,小子也不过是碰巧读过两本儿与‘降术’有关的书籍,实在受不起前辈如此谬赞。”

        “呵……”

        此言一出,韩大师顿时就笑了,显然同样也察觉到了我对他态度的变化!

        尽管我之前一直都尊称他为“韩大师”,但那仅仅不过是场面话罢了,而我现在却称呼他为“韩前辈”,这才算是真正把他当做了长辈看待。

        “行了!”

        还没等我们再度开口,那一直死守在老局长病床前的二人,此时却不由焦急到了极点!

        其中一人更是下意识很不耐烦的打断了我们,一脸的急切道:“我说你俩就别在那儿打什么哑谜了,说了这么多,我就只问一句。既然已经确定老局长是中了‘囚降’,不知两位可有什么破解之法?”

        “难!”

        微微皱了皱眉,我和韩大师几乎同时摇了摇头,紧接着异口同声道:“很难!”

        确实非常的困难,因为这玩意儿早在百年前就已几乎彻底失传,一般人甚至压根儿就没听说过“降术”或者“降墓”,就更别说是破降之法了。

        “靠!”

        乍一听我和韩大师,全都没有破解之法,两人顿时便有些气急败坏,忍不住便暗骂了一声:“那你们说了这么多,又有何用?”

        “……”

        看得出来,病床边的二人大概是老局长的绝对亲信,所以他们异常担心老局长的安危。此时虽然态度恶劣,甚至出言不逊,我们倒是谁也没心思跟他们计较这些。

        不光是他们,甚至就连葛平章的脸色,一时间也不由难看到了极点,这便对着我和韩大师问道:“难道就真的一点儿办法也没有了吗?”

        我反正是真没什么办法了,于是我下意识便把目光瞥向了一旁的韩大师,想要听听他有何高见。

        “倒也不是说就一点儿办法没有……”

        韩大师的表情略显犹豫,紧接着却又一脸的欲言又止道:“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他的一席话,几乎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全都在等待着他的高见。不料他却下意识又将目光径直瞥向了我,一脸的为难道:“不然……还是你来说吧!”

        “我?”

        此言一出,我却不由当场一愣,心说我哪儿知道什么破降之法?

        可看他的样子,却仿佛对我非常的自信,似乎我一定会知道似地……

        “你倒是快说呀!”

        眼见我和韩大师,谁也不肯开口,那两名老局长的亲信顿时就有些急了,忍不住便下意识对我大喝了一声!

        “咦?”

        被他们这么一吼,我倒果真想起了什么,一脸的很不确定道:“莫非……韩大师说的是当年洛有昌所著的那本儿《天荒衍典》?”

        “没错!”

        肯定的点了点头,韩大师这才终于接过了话茬说道:“降术之道,如过街蛇鼠,人人喊打!尤其是在经过了茅山宗历年不予余力的围剿之后,当今世上,恐怕还真没人真正掌握了这门邪术!甚至就连此降的施降者,也不见得就有破降之法!”

        “所以要想解除掉老局长身上的‘囚降’,洛有昌当年留下的《天荒衍典》,恐怕将是我们唯一的希望!”

        “那还犹豫什么?”

        乍一听《天荒衍典》中很可能藏有破降之法,病床边的二人顿时惊喜到了极点,下意识说道:“赶紧去找啊!”

        “……”

        此言一出,我和韩大师顿时当场无语,好一阵的面面相觑,上嘴唇碰下嘴唇,说的倒是简单!那玩意儿都已经失传了这么多年了,你又让我们上哪儿去找?

        真要这么容易找到,“降术”这门邪术,又何至于在百年前就几乎彻底失传了?

  https://www.dushu8.com/yanghuweiqi/9710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shu8.com。读书吧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