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吧中文网 > 养狐为妻 > 【103】无耻至极!

【103】无耻至极!

        我的心中百思不得其解,正暗自思索这赵浩然到底与我师父有何关系时,对方却依然没有放过我的意思!

        冷不丁便又突然开口,一脸饶有兴趣道:“对了!其实我的心中一直都有一个疑问,还请龙兄弟千万不吝赐教!”

        说着,也不等我答应,他便一脸的迫不及待道:“众所周知,‘伏羲九针’乃是神医白行夜最为拿手的绝技之一,绝不可能外传,不知龙兄弟的针法又是师从何处?”

        “该不会……你就是白行夜的关门弟子吧?”

        “咦?”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不由眼前一亮,看向我的目光明显也生了变化!尤其是那李乘风和李从云二人,他们的目光更是不由充满了炙热,显然又在我的身上看到了希望!

        见此一幕,我的心中忍不住便当场咯噔了一下,紧接着却强装镇定,故意反问他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赵副组长好像同样也会一部分的‘伏羲九针’吧,却不知道赵副组长又是师从何处?”

        “之前我不都已经跟你们说过了吗?”

        赵浩然一脸的微微笑道:“我曾有幸见白行夜本人,亲自施展过一次伏羲九针,所以才学了几针皮毛而已!”

        “那就对了!”

        我其实等的就是他这句话,同样一脸的微微笑道:“在下也是因为机缘巧合,曾有幸见白神医亲自施针,所以同样也学了一点儿皮毛。”

        “哦?”

        微微皱了皱眉,赵浩然又岂是那么好打的,紧接着便又一脸的饶有深意道:“可我怎么觉的不像呀?”

        “大伙儿刚才可都看见了,你可是足足在老局长的身上扎了九针!据我所知,这几乎已经是‘伏羲九针’第一针的完整行针路线,你就因为看了两眼,这就偷师到了?”

        “呵……”

        此言一出,我顿时就笑了,紧接着不无讥讽笑道:“这种事情,那就得看天赋了……”

        “是吗?”

        冷笑了一声,赵浩然的眼中却不由径直闪过了一抹狡黠,接着便又问道:“那不知龙兄弟到底一共偷学到了第几针?刚才是否已经尽数施展?”

        “哼!”

        冷哼了一声,对方的嘴脸着实让人生厌!几个回合下来,我的忍耐几乎都快要被他彻底磨光了,忍不住便反问了一句:“这跟你有关系吗?”

        而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赵浩然竟是一脸的理直气壮道:“当然跟我有关系!”

        “嗯?”

        狐疑的看了他一眼,甚至都没等我反应过来,这便听他紧接着又道:“说实话,鄙人在医道方面也算是小有天赋!倘若龙兄弟限于修为上的缘故,无法施展后面更为高妙的针术,咱俩倒不妨交流一下!”

        “靠!”

        坦白说,我还真有些低估了赵浩然的无耻程度,直到这时,他的狐狸尾巴终于也露了出来!

        闹了半天,他居然妄想从我这儿偷学“伏羲九针”?

        “草!”

        我下意识暗骂了一声,刚要开口,旁边的胖子和舟哥却已经率先开口,几乎异口同声骂道:“你Tm还要不要脸了?”

        “你!”

        此言一出,赵浩然也不由当场气得够呛,狠狠的瞪了舟哥和胖子一眼,差点儿没有当场动手!

        “你敢动一下试试!”

        舟哥和胖子怡然不惧,不动声色便拦在了我的面前,只要赵浩然胆敢有丝毫轻举妄动,他们恐怕也绝不会跟他客气什么。哪怕明知不敌,他们也绝不会退缩!

        “够了!”

        眼看着气氛一时剑拔弩张,早就已经有些看不过眼的葛平章,此时也不由径直拦在了他们的中间,同样一脸的不满道:“赵浩然!你不要太过分了,亏你还是从总局那边下放过来的,老局长生死垂危,你居然还想趁火打劫?”

        “葛组长!”

        狠狠的咬了咬牙,赵浩然似乎顺带着连葛平章都记恨上了,怒道:“话可不能这么说!正所谓事出权宜,正是因为老局长生死垂危,所以我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我的一切出点,全都是为了老局长的安危考虑,你以为我是想偷学那所谓的‘伏羲九针’吗?你们也把我想的太不堪了!再者说了,我又没说要让龙兄弟白教我,我说的是交流,既是交流,我自然也会拿出与之对等的东西!”

        一边说着,他还不由下意识将目光径直瞥向了旁边不远处的李乘风和李从云二人,笑道:“难道连你们二位也是这么想我?”

        “这……”

        事关乎老局长的生死,李乘风和李从云二人顿时便有些犹豫了起来。两人相互对视一眼,紧接着一脸的吞吞吐吐道:“其实……赵副组长的说法,倒也未尝不是一个办法!”

        紧接着便将目光下意识投向了我,一脸的难为情道:“龙小兄弟,你看……”

        “对不起!”

        不等他们把话说完,我便不由下意识摇了摇头,直接打断了他们:“若有用得着我出手的地方,我龙飞自然会尽力而为,但要让我把针法教给姓赵的,恕难从命!”

        “你!”

        话音刚落,李乘风和李从云的脸色顿时有些难看,但倒也并没有多说什么,毕竟这事儿他们确实并不占理。

        反倒是赵浩然,此时却是故作一脸的痛心疾道:“悲哀呀!想想老局长当年只身勇闯泰缅龙潭虎穴,救我华夏数万侨民于危难之中!而后更是不惜自斩修为,只为能入得黄石秘境,搭救我华夏年轻一代的高手,而今却落得如此下场!”

        “人心不古,我泱泱华夏,而今个个对自己的法门秘术敝帚自珍,枉顾老局长的生死,我是真替老局长不值,可悲……”

        “够了!”

        话没说完,李乘风早已一脸阴沉的打断了他,狠狠的咬了咬牙,接着又怒视了我一眼,当场便拂袖而去!再度与李从云一起回到了老局长的病床前,面色一片铁青,阴沉似水!

        “哼!”

        与你此同时,舟哥则不由一脸的冷笑道:“说的比唱的还要好听!”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京都赵家的人吧?你赵家如此家大业大,为何不见得你赵家将族中的秘籍贡献出来,教于别人修炼?亏你还在这儿大言不惭的说人心不古,人人敝帚自珍?”

        “哼!随你们怎么说,既然不愿意,那便权且当我没说好了,何必找那诸多借口!”

        靠!

        不要脸的人,我是见得多了,像他这么不要脸,而且还心安理得之人,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明明是自己想要偷学“伏羲九针”,居然还把自己说的多么伟大,反倒是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义正词严的谴责起了我们?

        只不过,被他这么一闹,我们立身在这病房里,倒着实显得颇为尴尬!尤其是许多不明就里之人,此时受到他刚才那一番话的蛊惑,此时纷纷对着我们指指点点。

        草!老子帮忙还帮出错了?

        你麻辣隔壁的,以我的脾气,我是真恨不得一走了之,这趟浑水,谁Tm爱蹚谁蹚!

        然而就在这时,方才一直冷眼旁观,始终一言不的韩大师,却不由径直走到了我的面前,拍了怕我的肩膀道:“我支持你!你没有做错什么!”

        “多谢!”

        好不容易,总算是有人说了句公道话,我的心里这才好受了不少,微微点了点头,这便赶紧向韩大师表示了感谢。

        “唉——”

        与此同时,旁边的葛平章则不由苦笑的摇了摇头,歉意的看了我们一眼,这才说道:“累了吧,不如我先带你们去隔壁的房间休息一下?”

        “好!”

        话说我们其实早就不想在这鬼地方呆了,看着赵浩然,我便不由满肚子的火。于是我下意识点了点头,这便和舟哥、胖子一起,径直跟着葛平章离开了病房。

        整个地下室大的出奇,就在这病房的隔壁,其实就被分割出了好些个独立的房间。刚刚走进了其中一个房间,葛平章便不由一脸的歉意道:“对不起!我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局面!”

        不光是他,还有舟哥也不由歉意的看了我一眼,只是因为有葛平章在场,所以有些话他并没有直接说出口,但我能明白他的意思。

        “没事儿!这不管你们的事情!”

        我下意识摇了摇头,紧接着一脸的苦笑道:“谁能想到这赵浩然竟是如此这般无耻至极!”

        “是啊!”

        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葛平章也不由一脸的苦笑道:“别说是你,坦白说,连我都没想到,他居然连这样的话都说得出来,而且还说的如此冠冕堂皇!”

        “只是可惜了老局长……”

        复杂的看了我一眼,葛平章明显有话要说,但却明显有些难以启齿,最后只好是将求助的目光,下意识瞥向了舟哥。

        不料舟哥却直接摇了摇头,示意他想都别想,其实他们不说,我也知道他们到底想说什么!

        方才赵浩然的一席话,固然是无耻了一些,但仔细一想,其实也并非一点儿道理没有。只不过是因为他自己的私心太重,所以我才会如此抗拒!

        倘若换一个人,比如舟哥想学“伏羲九针”救治老局长,我恐怕毫不犹豫的就会交出完整的行针路线。

        莫说是舟哥了,甚至就算是换做了葛平章,这都并非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只可惜,他们俩却并没有“医道”方面的经验以及天赋,除非我能将完整的“医书卷”一起教给他们,以“医书卷”中的某些东西,打下一定的基础,短时间内方才能勉强学会“伏羲九针”的第一针!

        “对了!”

        眼看着他们全都陷入了沉默之中,我不由下意识问道:“刚才赵浩然说的那些有关老局长的事情,都是真的吗?”

        一边说着,我还不由直接将目光投向了舟哥,问道:“你说老局长对你有恩,是否就是因为当年老局长自斩修为,进入‘黄石秘境’中救了你们?”

        “没错!”

        舟哥下意识点了点头,眼神中径直闪过了一抹缅怀,这才一脸的感慨说道:“老局长的确是一个十分值得敬佩的人!能让我贾载舟敬佩的人不多,他便是其中之一!”

        “当年若不是老局长自斩修为,包括我在内,整个正道诸派,所有进入‘黄石秘境’中的年轻一代,恐怕早就已经全军覆没……”

  https://www.dushu8.com/yanghuweiqi/9710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shu8.com。读书吧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