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吧中文网 > 养狐为妻 > 【164】阗鬼!孽魄?

【164】阗鬼!孽魄?

        一时间,情况可谓危急到了极点!

        而我此时却距离舟哥尚还有一定的距离,哪怕我已经拼尽了全力,此时却也是“鞭长莫及”,根本就来不及上前救援。

        “滚!”

        庆幸的是,关键时刻,原本正躲在葛平章身后,逡巡不敢上前的江离,此时也不由突然爆了。

        手中的长剑猛然一挥,竟是不偏不倚,以一个极为刁钻的角度,刚好从舟哥的腋下穿过!堪堪一剑狠狠抽打在了徐成的脸上。

        可惜的却是,此时的徐成,简直就像是拥有“金刚不坏之身”一般!

        任凭江离的一剑狠狠抽打在其脸上,竟也只是稍微让他停顿了一下,其余便再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不仅如此,就在江离的长剑抽打在其脸上之际,竟还不由当场出了“铿铿”的金属颤音!

        “我靠!”

        见此一幕,我忍不住便径直暗骂了一声,心说这老小子的脸皮到底是有多厚啊?简直Tm的就跟盔甲一般,居然是连茅山宗的制式长剑都能挡住!

        饶是如此,江离的及时出手,依然是给舟哥争取到了一定的时间。猛一跺地面的同时,这才堪堪逃过了一劫,仓忙倒退。

        只不过如此一来,江离却一下子承受了极大的压力!

        也许是被江离刚才的那一剑彻底激怒,此时的徐成,竟果断放弃了舟哥。同时又猛的一掌震飞了葛平章手里的长剑,接着便把矛头直接指向了江离!

        不断的龇牙咧嘴,张牙舞爪便向着江离径直扑了上去。

        反观江离,倒也真不愧是茅山掌门的亲传弟子,手中的底牌简直层出不穷!

        明明用的是和徐成一模一样的制式长剑,此时一旦被徐成无坚不摧的獠牙咬中,竟也并没有崩碎!

        究其原因,我想应该是和江离此时正快吟诵的咒语有关!

        只见他一边急倒退,挥剑抵挡住徐成的同时,口中还不由振振有词念道:“恩主赐吾七星剑,九练成钢拾成刀,数阵白马大将军,一时齐下斩邪魔,鉴察人间并地狱,城隍社稷呈山河,吾今敕剑剑有灵,灵气光芒同日月,尊者扶剑斩妖魔,令出急行,吾奉九天玄女敕!神兵火急如律令!”

        而我对这咒语,倒也并不陌生,正是那收录于《玉女喜神术》中,同样属于“六丁六甲阵”的“敕七星剑神咒”。

        所谓的“六丁六甲”,其实并不是一种阵法,更不是几句简单的咒语。而是道教传说中的一种“护”,也就是“法神将”的意思,所以其涵盖的内容非常之广。

        整本《玉女喜神术》中几乎有近一半的篇幅,都是在讲述这“六丁六甲阵”,可想而知它对茅山到底是有多么重要了。

        据说这“六丁六甲阵”原本也并非茅山所有,而是在宋徽宗时,由徽宗敕令扩建茅山元符观为“元符万宁宫”,并赐刘混康九老仙都君玉印、玉剑,又亲书《六甲神符》赐之。后经数百年的演化,这才最终形成了现在的“六丁六甲阵”,同时也成为了茅山宗的“镇山之宝”!

        遗憾的是,我虽然同样也读到过这篇“敕七星剑神咒”,可惜却还并未来得及修炼!

        直到这时见江离,竟将此神咒挥出了如此威力,我这才下定决心,这次若能侥幸生还,日后必要抽时间,好好的将其修炼一番。

        只不过这“敕七星剑神咒”固然厉害,但它毕竟只是外力,并不是江离的真实修为!

        论修为,江离顶多也不过才“融合”境的巅峰,比我也强不到哪儿去,反观徐成却是早已堪破了“炼炁化神”的初期心动境界,足足比江离高出了一个大境界!

        尽管他在“中邪”之后,实力略有削弱,但却变得刀枪不入,根本不能以常理度之!

        因此,在短暂将其抵挡住之后,江离立即便又处于了绝对下风,一时间情况岌岌可危。

        而且他的“敕七星剑神咒”,毕竟也是有时间限制的,一旦等“敕七星剑神咒”的威力逐渐退却,江离的情况不由就更不容乐观了,眼看就要被徐成一把抓住!

        “哼!”

        径直冷哼了一声,手持短剑的我,终于也及时赶到了他的面前!

        不敢有丝毫的迟疑,我几乎下意识便催动起短剑中的杀意,狠狠便是一剑径直斩向了徐成。

        “呜呜——”

        恐怖的杀意,瞬间弥漫开来,莫说是周围的其他人,甚至就连我自己也不由由衷感觉到了真正寒意!

        而也许是我手里的短剑,着实有些太凶悍了,此时就连“中邪”的徐成,竟都对它忌惮不已!

        原本疑似刀枪不入拥有着“金刚不坏之身”的他,甚至都没等我的一剑,真正斩在他的身上,他便不由果断的放弃了江离,第一时间抽身远退!

        “好凶的剑!”

        见此一幕,江离和葛平章二人顿时也吓了一跳,几乎当场便被我短剑中的杀意直接震退了两步!

        一直到我成功逼退了徐成,两人的眼中这才不由闪过一抹惊喜,急忙向我靠拢了过来。

        “啾啾——”

        对面的徐成依旧满脸阴桀的冷笑着,似乎并不急于动手,目光却不由死死盯着我手里的断剑,显然是对它忌惮不已。

        趁此机会,舟哥也不由赶紧与我们回合在了一起,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一脸的后怕:“好险!刚才差点儿就交代在这儿了!”

        “是啊!”

        郑重的点了点头,江离也不由一脸的心有余悸道:“还好小师叔及时赶到!如若不然,我江离这条小命八成儿也要交代在这儿了!”

        说着他便不由赶紧对我拱了拱手,正准备道谢,而我却是下意识冲他摆了摆手,直接打断他道:“别说那些没用的,这玩意儿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如此难缠?”

        “阗鬼!”

        舟哥和葛平章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而我的脑海中,也不由自动从《玉女喜神术》中,搜索到了有关“阗鬼”的相关描述。

        说起“阗鬼”,就不得不提到古代的一种“囚殉”的刑法,说是在墙上直接开凿出一个人形的凹槽,然后就把囚徒活生生给镶嵌在凹槽里面,最后直接以铁条封上,任其在里面自生自灭!

        不仅如此,因为凹槽往往都要比嵌进去的人小上一号,所以活人被嵌在里面,往往会感到十分的痛苦。而这些在挤压与饥饿中死去的人,往往就会被称之为“阗鬼”!

        由于他们死的过程极为痛苦,自然便会积攒极大的怨气,所以这“阗鬼”自然也就成了最为难缠的恶鬼之一。

        想想韩铁生的死法,倒确实是与这种“囚殉”的刑法极为相似,所以他死后能形成“阗鬼”,倒也并非没有这样的可能。

        但我始终想不通的是,这“阗鬼”固然是最难缠的恶鬼之一,但终究也只是区区恶鬼,又怎可能让徐成这样的高手着道?

        要知道,他可是已经堪破“炼炁化神”境的高手!莫说是区区“阗鬼”,就算是百鬼榜中排名前十的厉鬼,也不该让他如此轻易就着了道吧?

        更何况,即便是因为徐成大意之下突然间就着了那“阗鬼”的道,咱们也还有舟哥和葛平章两大高手,竟也拿它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更让我想不通的是,区区“阗鬼”怎么会拥有直接啃噬刀剑的能力,还有就是徐成在着了道以后,似乎竟也继承了这一点,俨然一副刀枪不入的样子!

        “不对!”

        也许是看出了我眼里的狐疑,江离也不由突然开口说道:“依我看,这绝不仅仅只是‘阗鬼’那般简单,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阗鬼’应该还被人直接分离成了‘孽魄’!”

        “孽魄?”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不由当场一愣,其中也包括我在内,忍不住便将目光纷纷投向了江离。

        古怪的却是,甚至都没等我们开口询问!我的脑海中,此时却不由离奇的又突然闪过了一段信息……

  https://www.dushu8.com/yanghuweiqi/9710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shu8.com。读书吧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