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吧中文网 > 养狐为妻 > 【172】这位先森,雷好啊!

【172】这位先森,雷好啊!

        “我勒个去!”

        足足过了良久,一直等到赵浩然都已经消失在了我们的视野之中,我们这才终于反应过来。

        紧接着便听胖子一脸的震惊道:“不是吧?这……这位空降来的新局长,未免也太给面子了吧?”

        “我怎么感觉,他好像要比葛组长还要给力?怎么什么事情都向着我们?”

        “是啊!”

        同样点了点头,我的脸上也不由同样充满震惊,甚至都有些难以置信!

        尽管我的心中,确实很希望能将赵浩然这厮逐出宗教局,可他毕竟是之前“渝城灵异特别行动组”的二把手!

        论资历,几乎就仅次于葛平章,而且身后又还有京都赵家,要想将他赶走,当真谈何容易?

        所以哪怕是按照我们之前最好的设想展,就让葛平章来做这渝城宗教局的局长,我们也从未奢望过可以将赵浩然直接开除。

        顶多就是想和他平起平坐,而不用被他穿小鞋故意刁难罢了。

        没曾想到,我们之前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现在居然真的就被这位空降来的新局长给办了?而且还办的如此干脆利落!

        难不成,他竟也知道我们与赵浩然之间的恩怨,所以才以这样的方式,在向我们示好?

        可是不应该呀?

        说到底,咱现在又不是什么大人物,哪儿有这么大的本事,能让这位素未谋面的新局长,主动来向咱们示好?

        甚至不惜冒着得罪帝都赵家的风险?

        尽管赵浩然在帝都赵家的地位并不是很高,可他毕竟也是赵家的一份子,一旦赵浩然真的被渝城宗教局开除。

        那丢脸的可不仅仅就只是他赵浩然一个人,甚至就连他身后的整个赵家,恐怕也会沦为京都其它家族的笑柄。

        别说这里面还牵扯到了赵家的切身利益,即便就只是为了面子,京都赵家恐怕也不会袖手旁观。

        此人到底会是谁呢?而他这么做,到底又有着什么样的目的?

        “有点儿意思!”

        我正百思不得其解,舟哥却不由突然咧嘴一笑,紧接着便又对我直接摆了摆手:“行了!既然想不通,那就索性别去想了,等咱回了渝城,所有的这一切不都全清楚了吗?”

        “反正这边也已经没咱什么事儿了,当务之急,咱恐怕同样也得赶紧回渝城一趟!否则葛平章一个人在渝城,未免就显得太过势单力薄了!”

        “我看要不这样吧?”

        一边说着,舟哥忍不住便赶紧给我们各自都划分了任务:“你先去和老局长道一个别,就说咱现在有急事儿需要回渝城一趟,我和胖子这就去准备汽车!”

        “好!”

        因为赵浩然的事情,我现在同样也对这位素未谋面的新局长,充满了好奇,早就迫不及待的想回渝城见一见他了!

        因此我和舟哥几乎可以说是一拍即合,哪里还会迟疑,这便兵分两路,各自下去忙碌去了。

        我第一时间又找到了老局长,说明来意之后,老局长几乎想都没想,这便很爽快的答应了我们!同时叮嘱我们一路小心,说是等他处理完这边的事情,他也会尽快赶回渝城跟我们会合。

        而等我再一次从老局长的办公室出来,舟哥和胖子也已经找到了送我们前往机场的汽车。

        汽车是刘文龙特意给咱安排好的,本来他还想留我们在温市多待几天,也好让他尽一尽地主之谊。但却终究还是拗不过我和舟哥,只好亲自开车把我们送到了机场。

        庆幸的是,当我们抵达机场时,我们所乘坐的航班居然也刚刚开始检票。

        而等我们刚刚换好了登机牌,登上飞机,却在门边的一个座位上,赫然又现了赵浩然的踪影!

        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那赵浩然一见了我们,简直就跟见到了杀父仇人一般!

        怨毒的目光几乎一下子便向我们径直扫了过来,也就是因为我们现在都还在飞机上面。这要是在地面,此时满肚子怨气没地儿撒的他,恐怕当场就要动手!

        当然了,即便是动手,我们也根本毫无畏惧!

        别说我们此行还有舟哥,就算是我一个人,我也同样并没有太多畏惧!

        都是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尽管他赵浩然的修为比我略高,但顶多也就是“融合”期的巅峰境而已,而我有短剑和狐族的铜镜在手,真要是动起手来,他也不见得就是我的对手。

        于是乎,面对赵浩然一脸不善的怨毒目光,我和胖子仅仅只是撇了撇嘴,全然不曾将其放在心里。

        至于舟哥,此时无疑就更不屑了,甚至都不带抬眼看一眼赵浩然的,这便在空姐的指引下,径直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面。

        我和胖子随即也在他的旁边径直坐了下来,左右无聊,反正也没事儿可干,我忍不住又在脑海中努力的回想起之前的事情,准备好好的将它们捋一捋,试图理清一个思路。

        与此同时,舟哥却不由突然拍了拍我的肩膀,压低了声音问道:“对了,老局长之前找你到底所为何事?有没有告诉你,他到底是如何在这么短时间就彻底痊愈的!”

        “嗨!”

        一说起这个,我的嘴角忍不住便微微上扬了起来,同样压低了声音,这才将老局长之前告诉我的事情,同样一五一十全都告诉了舟哥。

        “原来如此!”

        微微点了点头,舟哥也不由同样笑了,但却似乎并没有太多惊奇,如同早就对此有所猜测一般:“果然!我就说嘛,老局长之前的身体都已经恶化成那样子了,别说是赶到墓下营救我们了!就算是自己下床行走,那也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闹了半天,原来竟是白大师亲自出手的结果!”

        “呼——”

        说到这里,舟哥甚至还不由由衷的长松了口气,笑道:“看来你师父始终都在暗中关注着你的成长,如此一来,那我就放心了!”

        “有白大师在暗中保护着你,别说是龙虎山向我们难,就算是整个‘符篆三宗’都到齐了,怕也没人能敢轻易动你!”

        “是吗?”

        不知可否的摇了摇头,紧接着我却不由心里一动,急忙问道:“对了,反正也没事儿干,不然你跟我讲讲我师父以前的事迹?”

        “你把他说的这么牛逼,我这个当徒弟,竟对他以前的事情全然不知!”

        “这……”

        提起我师父以前的事迹,舟哥却不由突然犹豫了起来,紧接着摇了摇头:“还是算了吧!有些事情,你以后慢慢就会知道了,既然白大师暂时没有告诉你,我想肯定是有他自己的用意在,我又怎敢把这些提前告诉你?”

        “你只需要记住,整个修行界,真没几个人敢惹你师父也就对了……”

        “对了!”

        话没说完,舟哥甚至还不由赶紧转移了话题,故作一脸的坏笑道:“之前我在墓中,好像曾见你使用过一面铜镜,你不打算向我们解释解释?”

        “解释?”

        颇有些无语的瞥了舟哥一眼,我忍不住便是一脸的很没好气道:“有啥好解释的?”

        一边说着,趁着周围人都没注意,我还不由直接从乾坤袋中,径直掏出了那面铜镜,直接便丢到了舟哥手里。

        说了这么多,舟哥也就是想看一看我手里的铜镜而已,一旦接过我手里的这面铜镜,这便仔细的打量起来。

        嘴里还不由含糊不清的喃喃念叨:“一弦一……”

        “我靠!”

        一听这话,我忍不住便吓了一跳,急忙一把拽住了他:“你怎么知道的?”

        “嗯?”

        眼见我的反应如此之大,舟哥也不由诧异的看了我一眼,紧接着问道:“什么我怎么知道的?这……这上面不是写着吗?”

        一边说着,他还不由直接指了指那铜镜的背面,指着那上面的一行我并不认识的古怪文字道:“诺——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啊?”

        此言一出,我不由当场一愣,心说原来这一行我并不认识的文字,居然刻的是李商隐的《锦瑟》?

        一弦一柱……

        难不成,小狐狸一弦的名字,竟就是从这儿来的?

        手拿着铜镜,我正一脸的惊疑不定,突然间,一道极为别扭的声音,此时却不由突然从我的后座上径直传来:“这位先森,雷好啊,一果雷不介意的,能不能给我看一看你手里的精几啦?”

        “噗——”

  https://www.dushu8.com/yanghuweiqi/97107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ushu8.com。读书吧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ushu8.com